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需要什么样的中国城市

中央党校赵磊:丝路城市成功与否,不应单纯看经济增速高低。“一带一路”的目的是,将国际社会对中国城市的好奇,上升到由内而外的欣赏与认同。

“一带一路”战略的有效推进既要靠企业,也要靠地方政府,两者之间如鸟之两翼、车之双轮,是落实“一带一路”的关键力量。对中国城市和企业而言,“一带一路”的建立与发展是实现它们跨越式发展的难得机遇。

2000多年前,丝绸之路并不是人们修出来的,而是人一步步走出来的,为什么那个年代的外国人要披荆斩棘,冒着生命危险来到中国。原因可能很简单,即那个时候的中国是具有极大魅力的,有这些沿线国家需要的东西:一是有形的产品,如丝绸、瓷器、茶业等,另一个是无形的产品,如先进的思想、理念、制度、价值等。前不久,我去新疆哈密调研,看到一位英国女传教士的一段日记。她在哈密惊奇地发现,人们见面彼此的问候语只有两句:你从哪里来,你要去哪里?可见,那个时候的丝绸之路是有活力、有人气的。

今天,对中国城市和企业而言,它们首先需要想明白两个问题:第一,它们要卖什么(产品、技术、服务、标准、话语权),卖给谁(国家和地区)?第二,它们要买什么(产品、技术、服务、标准、话语权),从哪买(国家和地区)?

目前,“一带一路”方案重点圈定了18个省,包括新疆、陕西、甘肃、宁夏、青海、内蒙古等西北6省,黑龙江、吉林、辽宁等东北3省,广西、云南、西藏等西南3省,上海、福建、广东、浙江、海南等沿海5省,内陆地区则是北京和重庆。实际上,上榜的城市不意味着有特殊待遇,而没上榜的城市也不意味着被“冷落”,关键是“有为才有位”。

丝路城市要抓住机遇,首先要尊重国际产业演进规律:第一,转移层次不断提升,从劳动密集型产业向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传统产业向新兴产业、制造业向服务业、低附加值产业向高附加值产业转移;第二,服务业成为产业转移的热点,旅游、金融、保险、咨询、管理和培训等专业服务是国际产业转移的重点领域。为此,丝路城市要大力培育龙头企业,努力提升本土特色产业的竞争力和研发能力;除不断扩大农业和工业合作外,它们还要充分利用国际市场开拓战略性新兴产业合作,如文化产业、新能源、新材料、电子信息产业、生物医药、节能环保、新兴服务业(尤其是生产性服务业,包括现代物流、金融、会展、文化创意等),这些产业也是资金乐于流向的地方。其中,旅游和文化产业是能够发挥“杠杆作用”的高端业态。“一带一路”要有人气,得先重视旅游和文化产业的发展。

旅游与文化产业是带动能力很强的综合产业,该产业的发展首先要找准突破口,要发挥以点带面的作用。其次,要有国际化视野和品牌意识。下面我将选取有特色且有过直接接触的三个案例作为分析对象,以推动相关丝路城市的深入思考。

重庆武隆:户外运动圣地

2014年3月,重庆武隆县生态文明建设培训班在中央党校举办,来自重庆武隆的62名领导干部参加了此次培训。我作为授课老师开始接触这个有特色的中国城市。

中国不缺山水,很多城市都习惯于在山水上做文章,但由此导致旅游市场缺乏错位竞争的优势。重庆市武隆县则主要在山地户外运动上做文章。该县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拥有世界自然遗产和国家5A级景区两张金字招牌。其山地户外运动公开赛把体育、文化、旅游、生态、环保等多层面的现代理念与雄奇秀美的湖光山色融为一体,成为国内唯一的国际山地户外体育运动A级赛事,是世界上影响力最强、规模最大、水平最高的三大山地户外运动赛事之一(其他两大赛事为“英国莱德加洛斯赛”、“澳大利亚艾科挑战赛”)。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