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制造业

中国制造商走进卢旺达

卢旺达是一个能源价格高得离谱的国家,但在中国制造商迫于国内工资水平上涨、走出国门寻找有竞争力的利润率的潮流中,卢旺达却成为最新的受益者。

卢旺达是一个地处非洲中部内陆、能源价格高得离谱的国家,但在中国制造商迫于国内工资水平上涨、走出国门寻找有竞争力的利润率的潮流中,这个国家却成为最新的受益者。

在这个东非国家,40岁的中国实业家Candy Ma(见上图)刚刚在她由政府建起的新工厂里雇了200名实习工人,这个月,她邀请了沃尔玛(Walmart)、H&M和特易购(Tesco)的进货商前来参观工厂。

她计划每月出口3万件T恤,对于头一年1000万美元销售额的目标来说,这个量足够了。明年,她希望把员工人数增加9倍,至2000人。

她在卢旺达的投资凸显出一股新兴趋势。人们往往指责中国人大量向非洲输出廉价商品,以低于当地市场的价格销售,从而摧毁了非洲的工业,而如今,在那些不断在非洲扩大足迹的外国制造商中间,中国人走在了前列。在人民币升值以及国内工资上涨的驱动下,中国工厂主正在迁移工厂,以获取更有竞争力的利润率。

世界银行(World Bank)表示,未来十年中国将失去8500个制造业岗位。尽管大多数中国企业将目光投向离本土更近的东南亚,但一些更遥远的国家也开始获益于这股趋势。

非洲国家的一个主要吸引力是,它们与欧美签署了优惠性的贸易协定,这意味着纺织品等制成品可免去最高达30%的进口税。

Candy这样的中国制造商也受到了华坚制鞋(Huajian Shoes)这个榜样的鼓舞。2012年,华坚在中国企业中率先迁往埃塞俄比亚,眼下它计划将雇员人数增加到3万人,作为一个20亿美元投资计划的一部分。

曾担任华坚集团高管的海宇(Helen Hai)表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比较优势,你需要的只是找到它们。”海宇率先带领华坚走向非洲,自那以后成为非洲纺织业的领军人物。

Candy和海宇两人是朋友。Candy在去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考察途中认识了海宇,并在后者的建议下于去年去了卢旺达。Candy的公司C&H Garments甚至也是以两人名字命名的——Candy和Helen。

Candy认为,卢旺达政府通晓商业,劳动力廉价而训练有素,而且还有现成的工厂,这些优势抵消了交通以及其他物流方面的不足。Candy表示:“我觉得这个国家非常特别……我喜欢有挑战性的工作。”Candy去年才第一次来到卢旺达。

卢旺达的劳动力成本比埃塞俄比亚高10%左右,但只有肯尼亚的一半,Candy说,关键是,卢旺达有受过训练、学习能力很强的工人。Candy在肯尼亚也有一家生产高端纺织品的工厂。

Candy拿着一件刚刚做出来的土黄色儿童polo衫说:“(卢旺达的)这些人两天就已经明白了如何使用缝纫机……下周我的工厂标准就可以达到出口商的标准。”

卢旺达每年出口收入只有6亿美元,贸易逆差比例达到17.2%,该国提供了很大的税收优惠以及其他支持措施以增加外汇收入。

海宇在谈到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Paul Kagame)时表示:“卢旺达的领导人非常棒,否则我也不会建议Candy去卢旺达,她也不会做出在卢旺达投资的决定。”卡加梅曾因人权纪录而遭受抨击。

Candy的工厂明亮而通风,坐落在首都基加利一个政府支持的新成立的经济特区里,那里有稳定的电力、水和土地供应,交通便利。其他地方很难有这些条件。包括Candy在内,只有3家出口商入驻特区一期——特区有61家企业。她预计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将会有更多企业进驻”。

译者/何黎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