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剃刀边缘

一个历史灰烬中微小的“胜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徐纯合,一位卑微者的惨死,看似引发了对信访制度、穷人救助及警察开枪权滥用等问题的探讨,但只要不改变维稳的执政理念,徐纯合事件就还将持续发生。

2015年5月2日,当警察李乐斌开枪击毙45岁贫民徐纯合之后,黑龙江庆安县官场自此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一场全民声讨令中国互联网再次爆发出改写历史的巨大能量。

一位卑微者的惨死引发了一场民间与官方的激烈博弈。

这场博弈的民间路径有三:侠客只身潜入虎穴寻找目击者,并高价悬赏征集说明事件真相的现场视频;不畏强暴的律师联手进入庆安辖区,与死者母亲签订全权代理协议;全国网民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扒粪运动,从副县长检察长到县委书记等一干人马的贪腐丑行相继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车站候车室现场,浮现的是一个个冷漠的围观者,当局六十余年的威权统治,造就了比鲁迅时代更不堪的国民性:怯懦、冷酷、麻木、自私、贪婪、无耻。若只有那样乖顺、卑贱的人民,徐纯合的死都不会泛起一丝涟漪。好在有一个激愤呐喊并付之行动的网民群体,他们勇敢无畏,以发自内心的正义感,造就了一个强大灼人的气场,逼迫执政者做出回应。

就目前的情形来看,网民们似乎又将取得一场伟大的胜利。当局迫于舆论压力,被迫停了慰问恶警的董副县长的职务,派出了由公安部和检察院大员组成的处理小组,赶赴事发现场调查,许诺要给社会一个交代。

对于身处“法治”高压两年之久的民众而言,这是一场值得欢呼的胜利。他们终于将积郁甚久的那口恶气吐出来了,被压制的感觉让他们几乎丧失了自信,一场异常残酷的对互联网自发力量的打压,让很多人灰心丧气,他们以为又回到了权力主宰一切的年代。值得欣慰的是,一个无辜者的死又激活了唤醒了蕴藏在民间的永不熄灭的火焰,瞬间燃成熊熊烈火,造成蔚为壮观的局面:撕开了庆安县腐败的口子,将一伙寡廉鲜耻的贪官污吏送上断头台;还引发了对信访制度、穷人救助及警察开枪权滥用等问题的探讨。这个事件带来的正面结果,又一次证明了民众的力量,让他们看到了奋斗的果实。这是一场宝贵的庶民的胜利,也将载入国人争取人权的史册。

这次出乎意料的成功,基于这样一个前提:一个无辜的弱小者悲惨的遭遇,令人心有戚戚焉。人们从徐纯合一家的处境以及他的惨死,看见了自己不祥的命运。在国家强权日甚一日的背景下,每个人对忧虑自身及家人的安全,他们惊恐地看着权威主义的国家机器在挥舞,忖度着自己卑微的命运。在如此强悍的权力面前,人们无不感到生命的脆弱和个体的渺小,因为不受制约的公权力肆意妄为,每个人都几乎处于权力胯下,面临不可预知的打击。这是一次绝地反击,许多沉寂者重又发声,许多公民义无反顾加入正义的阵营,抑郁许久的人心的共振,导致了一个鼓舞人心的结果。在法治国家,这迟迟来到的结果本是应有之果,且远甚于此。

民间推着政府走,沉寂了两年多的互联网民主,仿佛回到了社会主义新中国。有些人不免心猿意马起来,以为就此开启了政府借助民间力量反腐的崭新模式,并遐想:若中国1600多个县都发动民众监督反腐,不就可以倒逼当局建成一个廉洁高效的政府了么?

且慢狂想,我以为这场博弈的结局并不会那么乐观。中国现阶段的问题在于,已经觉悟且不屈服于强权的民众众志成城,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逼迫政府正视每一个惨烈的个案,公正处理个案,进而推动立法司法的全面改变……这是一场异常艰难的、流血不止的运动,很多义人被噤声被囚禁被判刑,他们内心承受着痛苦的煎熬。他们才是真正的爱国者,因为对生养自己故土以及对同胞的热爱,义无反顾地跟庞大而无情的体制搏斗。如果当局无视这一点,一味任性地蛮横用强,将更多的人推到政府的反面,社会对峙将日见紧张,并滋生不可预料的后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