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艺术品投资

艺术收藏家为何一掷千金?

加普:伦敦和纽约的艺术品拍卖会屡次拍出破纪录价格

当一群富有的投资者竞购某项资产时,他们肯定特别清楚这项资产值多少钱喽?佳士得(Christie's)总裁尤西•皮尔卡宁(Jussi Pylkkänen)认为确实如此。上周一晚,皮尔卡宁以1.794亿美元的价格把毕加索(Picasso)的《阿尔及尔的女人(0版)》(Les Femmes d’Alger (Version O))拍卖给了一位匿名买主。

“人们有时认为购买艺术品是一种无用的占有,但这些竞标者很了解标的的价值,他们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决定的,”皮尔卡宁后来向我保证说。他强调称,买家对毕加索画作最后报价时,小心翼翼地每次只加价50万美元。上周一的纽约拍卖会上成交了34件20世纪艺术品,成交金额达7.06亿美元。

随着伦敦和纽约拍卖会屡次拍出破纪录价格,艺术品越来越被当做金融资产对待。56岁苏格兰艺术家彼得•多伊格(Peter Doig)的《沼泽地》(Swamped)上周一晚以2590万美元成交。亿万富豪们飞往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术博览会(Art Basel Miami Beach),从大型画廊购进作品,私人银行家们告诉客户要提高资产配置多样性,增加艺术品配置;著名作品堆满了日内瓦的自由港仓库。

但画作不是证券。任何一件艺术品的金钱价值仍像蒙娜丽莎(Mona Lisa)的微笑一样不可知晓、难以确定。正如经济学家威廉•鲍莫尔(William Baumol)30年前所说,画作的价格“或多或少无目的地上下波动……那些把这些艺术品视为‘投资’的人们的行为,会进一步加剧这种波动”。那些寻找金钱意义上内在价值的人,必须把眼光转向别处。

尽管我们不知道谁买走了上述毕加索作品,除了他或她有强大的财力,能以1.79亿美元买下一幅难以在市场恐慌时以同样价格售出的作品之外,我们还可以推测其动机。真正价值在于,拥有一副泰特博物馆(Tate Museum)或者盖蒂博物馆(Getty Museum)将愿意公开展出、也能在私下里让自己和其他人叹服的画作。

要证明自己是既有文化品位、又富有到买得起毕加索重要作品的那类人,唯一方式就是购买一幅毕加索重要作品。拍卖行的生财之道就是,把作品短暂地向你展示,同时又向其他竞购者提供购买这幅作品的机会。皮尔卡宁谈起世界上那些终极艺术收藏者时说,“他们会突然说,‘我再也得不到这个机会了’,然后就一鼓作气把它买到手了”。

艺术品“对那些能够从审美享受方面获得很大回报的人来说,是非常合理的选择,”鲍莫尔总结道。经济学家约翰•皮卡德•斯坦(John Picard Stein)在1977年写道:“画作产生的任何超常表现,都可完全归功于它们提供的观赏乐趣,这是投机者们所理解不了的。”

除审美方面的回报以外,还有社会地位方面的回报。购买艺术品在提高社会地位方面的价值——被邀请参加画廊和博物馆晚宴,被当做具有优雅品味的人士对待——是有吸引力的。去年接受会计师事务所德勤(Deloitte)调查的收藏者中,有61%的人承认这一动机。

金钱回报是含糊不清的,尽管有人努力对大量资金流入艺术品给出合理化解释。欧洲艺术基金会(European Fine Art Foundation)数据显示,去年全球艺术品成交额升高至510亿欧元,超过了2007年前一次高峰的480亿欧元。这一金额跟294万亿美元的全球金融资产相比微不足道,但需要得到经济上的合理化解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