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的三重定位

北京大学教授卢锋:“一带一路”传递出做长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短板”,从而培育全球经济新增长点的政策思路,可从经济外交、全球增长、结构调整三重视角讨论其战略定位。

【编者注】本文为作者“一带一路”系列评论之二,之一为《“一带一路”:为什么是中国》

作为中国最高领导人主创主推的重大战略举措,“一带一路”是中国新时期全方位扩大开放布局的重要内容部分,凸显更加重视与广大发展中国家携手合作谋发展的目标指向,传递出通过做长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这块“短板”以培育全球经济新增长点的政策思路,动态体现了开放国策、外交战略、结构调整、促进增长目标之间良性互动关系。共建“一带一路”契合了中国扩大开放、睦邻善邻、和平发展、和谐世界等理念目标,是中国统筹国内国外“两个大局”与实施奋发有为外交新方针的具体呈现。就其经济内涵而言,则可从经济外交、全球增长、结构调整等三重视角讨论其战略定位。

经济外交新战略

“一带一路”通过扩大对沿线广大国家开放并推进双向广泛务实经济合作,拓宽和改善中国经济开放发展的国际空间与外部环境,为实现和平发展基本方针提供保障,构成新时期中国大国经济外交新战略的重头戏。2015年中国“两会”期间,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表示,2015年中国外交的关键词是“一个重点,两条主线”,其中一个重点就是全面推进“一带一路”,从一个侧面显现“一带一路”作为经济外交新战略的内涵。

一国经济外交战略,一般指通过贸易、投资、金融等经济交往合作,扩大加深与相关国家经济一体化联系,从而在提升本国资源配置与运营效率同时,维护与改善外部经济、政治、安全环境。经济外交在广义经贸合作与国家外交目标之间建立良性互动关系,从而为一国经济与社会发展提供合意外部保障。

经济外交一直是新中国经济与外交工作重要内容,然而其具体内涵则因体制背景与发展阶段不同而演变。受历史条件制约,计划经济时期中国与前苏联及东欧国家经贸关系一度比较密切,用各种方式对一些亚非拉国家提供了大量援助,与西方国家经济往来最初基本隔绝,后恢复经贸关系但规模仍很有限,体现当时中国经济外交工作特点与局限。进入改革开放时代,中国经济外交逐步朝内容多样化、对象多元化、机制市场化方向调整转变。中国融入全球经济体系获得阶段性成功,同时也是中国经济外交战略调整转变获得阶段性成功,对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发挥了重要保障作用。

进入新世纪特别是后危机时期以来,全球经济格局发生深刻变化,中国经济相对重要性与影响力快速提升,美国实施“重返亚太”与“亚太再平衡”战略造成中国周边和外部环境的显著变化。中国实施共建“一带一路”战略,把新一轮扩大开放与奋发有为新外交方针结合起来,把永不称霸合作共赢理念与共谋发展合作行动结合起来,把睦邻安邻的善意与帮邻富邻的义举结合起来,用置信度更高方式讲述中国和平发展理念,对于营造与巩固有利于中国和平发展外部环境具有重要现实意义与深远历史影响。在这个意义上,共建“一带一路”的概念提出、规划制定与具体实施,是中国坚定走和平发展道路的最佳广告词、最好宣言书与最重要人心工程。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