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亚投行

亚投行的出现“是美国国会的错”

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在香港的这番评论,呼应了美国一些高层人物的观点,即对于中国在全球经济中发挥更大作用的雄心,华盛顿回应不当。

本•伯南克(Ben Bernanke)表示,北京之所以推动发起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简称亚投行),是因为美国国会议员拒绝在现有多边机构中给予中国更大投票权。

美联储(Fed)前主席昨日在香港表示:“发生这一切主要是美国国会的错。”

2010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达成一份协议,将6%的配额(以及投票权)转移给新兴经济体,但遭到美国国会的阻止,伯南克认为,该协议“原本可以更好地反映出中国(及其他国家)日益重要的作用”。

伯南克说:“美国国会没有批准该协议。他们应该批准,却没有这么做。”

“所以,我理解为什么其他国家说,‘那咱们就收拾一下回家吧’。”

资本金将达到1000亿美元的亚投行,目前有57个成员国,包括欧洲多数大经济体。

伯南克的言论呼应了美国一些高层人物的观点,他们提出,对于中国在全球经济中发挥更大作用的雄心,华盛顿回应不当。

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最近撰文表示,美国给予亚投行的冷遇,也许会被记载为美国“失去全球经济体系担保人的角色”的一刻。

伯南克认为此言可能“有些言重”,但伯南克同意,中国感到有必要走自己的路是“不幸的”。他说:“更好的安排是建立全球统一的体系,让资源流向需要的地方。”

不过伯南克淡化了亚投行的实际影响,称该行的意义主要还是象征性的。他说:“现在有大量私人资本流入和流出新兴市场,包括投向基础设施项目的资金。”

根据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简称:亚开行)一名前高官的说法,亚开行发放贷款不足亚洲基础设施需求的2%。亚开行由日本和美国两国主导。

伯南克还表示,人民币全球化引起了过多关注,这件事既关乎实际经济价值,也关系到“国家威望”。他表示,在现实中,人民币在全球储量占比“非常小”,就连在贸易结算中的比例也“不大”。

伯南克建议,中国应继续循序渐进地开放资本账户,深化债券市场,允许私营部门发挥更大作用。

他说,这些都是使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的前提条件,但更重要的是将它们作为提高资金配置效率的一种手段。他说最终目标是将中国经济模式从以工业和投资为主,转型为让消费者和服务业发挥更大作用。

译者/彩云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