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古兰经

解读宗教经典的德国学者

德国学者为何进行“古兰经语料库”的创编工作?

我原以为会在一间黑暗、积满灰尘、摆放着一排排宗教书籍的房间里,遇到几位年长学者。我设想他们的故事会带我踏上一段魔幻之旅,带我进入《达芬奇密码》(Da Vinci Code)那样的世界。但在柏林-勃兰登堡科学与人文科学院(Berlin-Brandenburg Academy of Sciences and Humanities)波茨坦分院,我却在一间现代风格的办公室里看到了一位年轻研究员,他告诉我他的大部分工作是分析古代手稿,非常枯燥。

我访问的这位年轻研究员名叫迈克尔•马克思(Michael Marx),他是“古兰经语料库”(Corpus Coranicum)项目的协调人员。这项有趣的研究在学术圈外几乎不为人知,其目的是编制一批文献材料,提供按时间顺序排列的《古兰经》(Koran)评论集,并将这些评论置入历史背景中。

我曾听说这套系统研究方法是个首创,它涉及建立数据库和对手稿进行科学分析。我之前就知道穆斯林世界绝大部分人可能宁愿让这些资料保持原样。对于信徒来说,《古兰经》是真主传授给先知穆罕默德(Prophet Mohammed)的话的文字记录。哪怕是以最温和、最有建设性的方式对《古兰经》提出质疑都是不可以的,而且永远不能对《可兰经》产生怀疑。马克思说:“通常来说,在穆斯林传统里,研究《古兰经》手稿被认为是件很奇怪的事。”这话在我听来似乎有些轻描淡写。

古兰经语料库是一个敏感的研究项目,但这一冒险值得欢迎,它为《古兰经》带来了批判性思维传统,这一宗教经典文本是西方世界大量争议的根源。在极端分子玷污伊斯兰教形象的当下,这项预计将持续到2025年的工作很可能会有助于人们理解该宗教。实际上,虽然部分穆斯林学者对这项工作表示怀疑,但其他一些对此很感兴趣,且一直支持这项工作。

2007年,古兰经学者安格莉卡•诺伊维尔特(Angelika Neuwirth)带着两名学生创建了古兰经语料库,马克思便是其中一名。2001年的9/11袭击事件发生后,许多西方人想更多地了解《古兰经》,该项目便诞生在这一背景下。马克思说:“当时德国学术界和广大民众有种渴望,有种好奇。有人产生疑问:《古兰经》上都说什么了?它来自哪儿?它诞生的背景是什么?怎样在其诞生背景中理解它的文本?”

马克思和他的同事们离找到答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们目前一直在收集《古兰经》手抄本的碎片,用放射性碳素测定羊皮纸的年代,研究各种经文变化。虽然这项工作“乏味而枯燥”,但也有引人入胜之处,其中一条线索涉及到《古兰经》诞生历史环境的重建。

古兰经语料库基于《古兰经》德语研究传统,这一传统被第三帝国打断了。该项目实际上恢复了二战前一个基于《古兰经》古代手稿副本宝库的研究计划。当时在巴伐利亚科学与人文学院(Bavarian Academy of Sciences and Humanities)负责该项目的学者名叫安东•施皮塔勒(Anton Spitaler),他曾声称相关文档毁于英国轰炸。但根据《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 2008年一篇文章的详述,施皮塔勒一直藏着这些资料。而诺伊维尔特便是施皮塔勒的学生。

关于上述文档的这段历史,为古兰经语料库的使命增加了不受欢迎的神秘感。

一些修正主义德国学者认为,马克思的研究很可能会揭示出一个关于《古兰经》历史及其公元七世纪起源的激进观点,马克思迫切希望打消他们的这种想法。他说:“就该文本问世时的历史角度而言,我不认为有任何问题。”

穆斯林相信《古兰经》是真主传授给先知的,对此古兰经语料库不持任何立场。“这不是我们能够在学术项目框架下确定的东西,而且这也不是个大问题。在我们的日常工作中,我们研究文本来源、手稿、文本的演变过程以及内容。”

我问马克思,如果由穆斯林学者进行这项工作,是否会引起更多反响,可信度是否会更高?马克思回答说,或许不会,因为对《古兰经》提出哪怕非常基本的问题,也代表了一定程度的怀疑,“而这种怀疑是有问题的。”对于一个承载着如此多情绪,且深受政治扭曲的课题,独立学者或许能提供更有说服力的研究。

译者/彩云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