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间论坛

中共反腐遭遇“软抵抗”背后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中共通过反腐整肃干部队伍纪律已初见效果,但希望借此提振干部体系积极性则难于上青天。目前官僚系统的不作为“软抵抗”,揭示的是困扰中共多年的深层体制问题。

以中共十八大为新起点标志的反腐败运动,迄今已经两年半了。再过两年半,中共就要按期举行十九大——如果一切都顺利不出大事的话。

两年半的反腐败运动可圈可点之处很多,特别像刚闭幕的周永康案。然而在海外媒体上,大多数报道和点评均是以一个主题来作解释,往往把反腐败描画成电视连续剧式的过程。虽然那些不全是无稽之谈,但这个运动是不应该被这么全盘戏剧化的。

中共要达到反腐整肃的目标非常之难

客观地说,中共十八大以来的反腐败运动包含实实在在的正当性。在这个“一石击多鸟”的高难度和高风险的颇具规模的操作中,有一个目标是非常必要的,而且这一目标已被拖延很久——就是通过严厉惩罚可以计数的少量官员,以威胁和警示庞大的党政军警干部队伍,达到重整和强化纪律约束的普遍效果。相关的官员落马统计数据在中纪委网站上时有更新,在这里不大幅度重复引用。

这一目标极难达到,首先是因为涉及面太广。中国大陆所谓的“干部”队伍(包括文职武职)究竟有多大,海内外学术界有很多种估算法。最省事的是简单照搬中国官方统计年鉴,或者引用内地媒体报道的“吃皇粮”人数的毛估,大概有四千多万人。显然这么多人不是目前反腐败运动要加强纪律约束的主要对象——太多了,管不过来。考虑到凡是在中国担任最基层以上级别的负责干部必须是中共党员,把现有的中共党员八千五百万人的十分之一作为目标,那也极其可观了。

在中国这样一个地域广大、层级繁复、系统杂多、不允许信息系统自由运转,即透明度很低的环境里,管辖八百多万手握实权的干部队伍,是超级困难的系统工程。加上最高层拒绝在现有体制之外、自下而上的独立监控机制,于是利用反腐败运动“打虎吓猴”就成为唯一的常规性手段,以强化自上而下的纪律约束。需要指出的是,目前的反腐早已经超越“杀鸡吓猴”的初级阶段了。

读者可以翻阅近年里相关的报道:上级纪检委来人到下级单位抓捕嫌疑腐败的干部,都是搞突然袭击,而且越来越频繁的,是在该干部开会期间甚至会议进行中途抓人,以让被抓者的同事们知道甚至目击这一事态,强化其警告和威吓的效果。

从一句名言看反腐运动的当下效果

由于这个目标针对的不是具体个人或部门,而是整个干部队伍,所以我们不应该从“点”即某某个人如周永康之流的倒台来观察其效果,而应该从“面”上来看。

中共十八大上接班的最高层领导人在此前的很多年里,有太多机会观察庞大的干部队伍是怎么一步步失控的,这不能不令他们焦虑不安。他们要通过反腐败重整干部纪律,使众多的干部不要太不听话、太自作主张、太老油条滑头、太放肆被公众抓到把柄、太胡来惹发民众上街抗议、太机会主义随时准备把财产和家人情人送到外国。

这些失控在十八大之前的22年中愈演愈烈,其要害早就被北京大学毕业后步入官场、洞察其中奥妙的前中共地级市委书记胡建学(1991年任山东泰安市委书记,1996年因犯受贿罪落马)一语点破:“到我们这一级的干部就没人管了”(参阅资料汇编《反贪公告》,经济日报出版社1998年版,下册第501-507页)。他说得极有道理:下面的人对他们无权管,下属要想得到提拔,只能跟着他们干坏事、卖力为他们干坏事。老百姓若是胆敢监督他们,就立马被维稳。而上面更有权力的人对他们只看两件事:GDP是不是上去了?地方上是不是安稳?对其它的事基本不管。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