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外资

外资离场之忧

FT中文网撰稿人张小彩:在资本账户尚未完全开放的当下,中国或面临外汇资产流动性和货币错配的挑战。外资希望在人民币贬值前撤离,现在是“候鸟”飞走的时候吗?

国际资本从来都是追逐春天的“候鸟”。过去30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和吸引外资的政策导向,使中国吸纳了巨量的国际资金,中国央行也因此拥有了位列世界第一的外汇储备。但当经济减速时,外资撤离趋势很难避免,这必然对国际收支和经济稳定带来影响。近来中国脱离经济基本面疯狂上涨的股市和逆市坚挺的人民币汇率,很可能就折射着中国央行对这一问题的隐忧。但是,人造的春天留得住“候鸟”振翅欲飞的翅膀吗?

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不久前在上海的一个论坛指出,在资本账户开放的过程中,货币错配是中国决策层的一大风险。他同时还提出了流动性的问题:“一个深化的金融市场意味着人们随时可以把钱取出来。”

伯南克这话说得委婉但也直中要害。实际上,在资本账户尚未完全开放的当下,中国可能已经面临着外汇资产流动性和货币错配的巨大挑战。

如果把中国央行看作一个国际性的商业银行的话,从一定程度上说,外汇储备实际上就是外国和中国企业、个人在这家国际性商业银行的“外汇存款”。当中外企业和个人把外汇通过商业银行存入央行时,央行把这些外汇纳入自己的外汇储备并给存款人开出“存款单据”,这个“存款单据”实际就是按当时汇率计算的等额的人民币;中国企业和个人支取外汇有一定的限制,但FDI的外资企业可以随时持“存单”(人民币)换回并汇出自己存入的外汇,同时还可将他们在中国投资所得的人民币换取外汇并汇出中国。正因此,当年中国政府第一次动用外汇储备注资国有商业银行时,一些金融专家疑虑重重,在他们看来,外汇储备并非央行的资产,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外国企业暂时存放在央行的“外汇存款”,对央行来说是可能随时需要兑付的负债。

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很多国家希望利用外资发展经济。但国家利用外资犹如企业借债,并非多多益善,至少有两个因素要考虑,一是要考虑自身使用外资的能力和效益,底线是总体算账不能赔本赚吆喝;二是要考虑经济下行时外资撤出可能对本国国际收支、经济稳定产生的冲击。因此,为保持经济健康稳定,符合经济规律的做法是保持国际收支大致平衡。

而中国却把外汇储备视为国家实力的表现,不计成本地追求外汇储备增加,忽视了自身利用外资的能力和效益,牺牲了国际收支平衡。具体而言,就是一面利用出口退税等政策鼓励出口,另一面用压制人民币汇率、外资企业税收优惠等政策吸引FDI,使中国在自1994年至今的21年间,创记录地保持了19年的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巨额双顺差,吸引了巨量外资,国际收支也因此长期严重失衡。

在经济上升期,上述情况不会立刻产生严重的问题,虽然经济泡沫不断集聚、房价暴涨,但外资大量流入,工业化迅速推进,双顺差给政府带来的最高近4万亿的外汇储备令一切看起来“莺歌燕舞”。

但是,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当经济进入减速时,经济上升期堆积的问题就会显现。2014年中国经济发展速度已经降到7.4%,这是1990年来的最低水平;2015年一季度GDP进一步降到7%,IMF估计中国2015年全年的GDP是更低6.8%,2016年进一步下降为6.25%。出口下降的幅度几乎是令人目瞪口呆,2015年前4个月有三个月大幅下降。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出口的大幅下降和央行为刺激经济实行的宽松政策意味着人民币汇率出现贬值预期。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