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韩关系

韩国工程机械厂商中国梦碎

现代重工和斗山两家韩国挖掘机制造商,曾一度占据中国市场40%的份额。但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和基建热潮降温,主打价格牌的韩国企业,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与赛车比赛时的后勤维修人员一样,带着相同款式棒球帽的六名工人蹲在一台挖掘机前,忙着把很多线缆连接到框架上。

这是位于韩国港口城市蔚山的现代重工(Hyundai Heavy Industries)工厂传送带上处于不同组装阶段的一列挖掘机之一,每台挖掘机都贴着一张纸,标明其最终目的地。六台运往中东,两台运往拉美,一台运往非洲,这反映出现代重工面向全球新兴市场销售的努力。

然而,在这些挖掘机驶下生产线之际,现代重工建筑设备主管Rhee Sang-gi担心,再多的地域扩张也无法弥补中国市场的损失。“没有一个市场可以取代中国,”他表示,“我们原本认为,今年情况将好于去年,但情况正变得更糟:中国市场正变得越来越小。”

10年前,现代重工及其韩国同行斗山(Doosan Infracore)主导着中国挖掘机(建筑设备市场的关键产品)市场,合计市场份额达40%。这两家公司成功的原因是它们的价格远远低于日本和美国竞争对手,如小松(Komatsu)和卡特彼勒(Caterpillar)。随着中国房地产开发项目不断增多,它们的利润出现飙升。

这让现代重工和斗山成为最明显的受益于中国经济热潮的韩国企业——中国经济热潮是韩国经济增长的巨大推动力,去年韩国有25%的出口流向中国。

但对于韩国挖掘机制造商而言,它们的中国梦已破灭。去年,现代在中国销售了3743台挖掘机,远低于2010年创下的1.8467万台的纪录。同期斗山在华销量从2.2093万台降至6905台。这一滑坡反映出,随着中国开发商对未售房地产积压做出回应,中国建筑市场急剧放缓。

自去年以来,住宅和商业地产的新开工面积一直在收缩,今年头4个月同比下降17%。

自2012年以来,随着建筑企业失去信心,相关设备的销量不断下滑。去年,中国市场的挖掘机销量为8.4573万台,是2011年峰值16.9182万台的一半。

元大证券(Yuanta Securities)分析师Lee Jae-won表示:“并非只有韩国制造商。每家(制造商)都在中国遭受痛苦。”

但韩国公司遭受的痛苦要超过大多数公司。

韩国公司关注价格的战略让它们容易遭遇中国竞争对手的挑战,后者能向客户开出更低价格。三一重工(Sany Heavy Industry)就是一例,该公司的市场份额从2009年的6.6%升至今年第一季度的17%。

与此同时,高质量的美誉让日本竞争对手小松、日立建机(Hitachi Construction Machinery)和神户制钢(Kobe Steel)在高端挖掘机市场继续享有利润可观的地位,与卡特彼勒并肩。过去5年,卡特彼勒在华市场份额增加一倍,至11%。

就像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智能手机业务在中国遭受苹果(Apple)和中国竞争对手在高端和中低端的夹击一样,今年第一季度,现代和斗山在中国挖掘机市场的份额分别缩小至5%和7%。

即便这些韩国挖掘机制造商夺回市场份额,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国市场即将反弹:今年第一季度,挖掘机总销量同比减少49%。

斗山采取措施减轻了对中国的依赖,例如2007年以49亿美元收购美国制造商山猫(Bobcat)。今年第一季度,北美和大洋洲占斗山建筑设备营收的69%,中国占11%。

Rhee Sang-gi表示,现代重工开发其他市场的努力因世界形势而变得复杂:来自俄罗斯的营收因近期卢布汇率暴跌而受到打击,而在利比亚,自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er Gaddafi)被推翻以来,之前在该国的可观销量“彻底受阻”。

随着在华销量继续下滑,现代重工建筑设备业务今年第一季度营业额下降21%,同时集团整体出现1925亿韩元(合1.72亿美元)营运亏损。现代重工还是全球最大造船企业。

与此同时,Rhee Sang-gi在印度看到了长期潜力,去年,现代在印度挖掘机市场占据20%的份额。

他表示,他所在的部门“永远不能停止重振在华业务的努力”,但是“我们必须忘记过去的辉煌。我们必须非常现实。”

译者/梁艳裳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