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希腊债务危机

希腊危机是欧元凶兆

FT专栏作家拉赫曼:眼下解决希腊危机的任何一条出路,最终似乎都会把欧元区引向失败的结局。这不仅因为希腊债务的确已近乎无法偿还,希腊政府痼疾太过根深蒂固,同样还因为,欧洲单一货币体系,本身就是一个存在致命缺陷的计划。

在欧盟领导人出席本周的希腊危机紧急磋商峰会之际,他们面对的选择将是三条荆棘丛生的出路。出路一是向希腊做出重大让步。出路二是坚持立场,让希腊退出欧元区。出路三是雅典方面基本上接受债权人的要求。

这个选择似乎是严峻的。但事实是,这三条道路最终可能引向同一个目的地:欧洲单一货币受到破坏。旅途的长度会有所不同,沿途的“风景”看起来也会不同——但终点仍有可能是相同的。

出路一:希腊获胜。过去五个月里,由激进左翼联盟(Syriza)领导的希腊政府按照一个假设执政,那就是欧盟伙伴最终将做出重大让步,而不会冒险眼看着希腊退出欧元区。这些让步将涉及注销希腊的一部分债务,并允许希腊放弃某些改革,如进一步削减养老金和增加税收。

但欧盟领导人担心,如果他们做出这样的让步,他们最终可能会在试图拯救欧元区的过程中摧毁欧元区。在迄今坚持执行紧缩计划的国家(如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和拉脱维亚),政府将立即被削弱。类似于希腊的Syriza的激进左翼政党,如西班牙的社会民主力量党(Podemos),将赢得更大人气。与此同时,在已经向希腊提供巨额贷款的国家(德国、芬兰、法国和荷兰),选民们将不得不被告知,这些贷款可能永远收不回来。

若果真如此,反欧盟的政党,如德国新选择党(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和正统芬兰人党(True Finns),很可能将赢得更大支持。民族主义和极左政党出席未来的欧盟峰会,将意味着根本不可能作出决策。到了那时,欧盟本身(而不仅仅是欧元)的生存会成为问题。

出路二:希腊退欧(Grexit)。与其踏上看起来凶险的出路一,欧盟领导人已经准备考虑第二条出路:让希腊在债务上违约,然后很可能退出欧洲单一货币。欧洲官员似乎普遍深信,希腊退欧不一定导致危机蔓延(若蔓延,金融市场会立即开始猜测欧元区将要解体,从而推高利率,最终可能在意大利或西班牙等国家引发新的债务危机)。

从短期看,欧元区或许能够避免危机蔓延,因为欧洲央行(ECB)已制定计划,使其能够买入无限量的欧元区国家债券,迫使利率回落。但长远而言,那不太可能构成防范未来债务危机的保证。欧洲央行的权限理应是暂时的,而一个国家退出欧洲单一货币的先例将是永久性的。

为寻找更为永久的解决方案,在希腊退欧之后,欧盟政策制定者将推动更深层次的一体化,使货币联盟更强大——尤其是通过真正的银行业联盟。但是,刚刚看到自己的钱因希腊违约而打水漂的北欧选民,极不可能同意承保南欧的银行。

希腊退欧对欧盟产生的政治效应也可能是灾难性的。耿耿于怀、稳定遭到破坏的希腊在脱离单一货币后,仍将留在欧盟内,至少在一段时期会如此。希腊可以利用这一地位,在一系列事项(从制裁俄罗斯到非法移民)上阻扰和破坏欧盟政策。希腊本身是非法移民进入欧洲的主要门户之一。

最重要的是,希腊退欧将使整个欧洲一体化的未来被画上问号。几十年来,欧盟的稳步扩大一直伴随着和平与繁荣的传播。如果一个国家在贫穷和内乱的背景下狼狈地被踢出欧元区,那将逆转这个进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