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法治

吃饭砸锅论背后的主权归属危机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笑蜀:去年的党大法大之争未平,今年吃饭砸锅论喧嚣又起。但目前基于体制框架讨论法治与党权没有意义,我们必须跳出体制框架。

中共建党94周年前夕,《人民日报》刊发署名“任理轩”即人民日报理论宣传部的系列评论,阐述中共新的指导思想即习近平的“四个全面”理论。其中一篇是6月25日发表的《认识把握共产党执政规律的新飞跃》,专论法治党治关系。文章强调“法治”即法大于权;但同时声称,党的领导贯彻于治国理政各方面,借“法治”削弱党的领导的想法说法,是痴心妄想、痴人说梦。

这是对党大法大之争的回应,试图一锤定音。

吃饭砸锅论颠覆传统意识形态

论战始于去年10月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如果说三中全会决定的灵魂是“改革”,四中全会决定的灵魂则是“法治”。照通常理解,“法治”即是法律的统治,即法律最大。问题就来了,法律最大,党往哪摆?习近平在四中全会上已经强调:中国宪法以根本法的形式确立了在历史和人民选择中,形成的中共的领导地位。这等于警告:法治必须推进,但法治不能动摇党权至上,党权至上的红线不得逾越。

但这难以服人。四中决定刚发布,宪法学者童之伟即表示,四中决定没有明确党权,也未讲明党权的行使程序,这是最令人失望之处。但失望的不只学术界,党内甚至党内高层也不平静,习近平后来不得不再次回应,今年5月出版的《习近平关于全面依法治国论述摘编》,再度重申党权至上:“我们讲的依宪治国、依宪执政,与西方所谓的‘宪政’本质上是不同的。任何人以任何借口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都是错误的、有害的,都是违反宪法的,都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同时措辞严厉地再度警告:党大法大的问题,“这是一个伪命题,是一个政治陷阱。”因为“既然党和法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就不存在谁大谁小的问题。”

但不争论的时代毕竟过去了。试图终结争论的一道道“金牌”,都没能终结争论,反而如巨石击水,激起更大震荡。去年的党大法大之争未平,今年吃饭砸锅的喧嚣又起,问题变得更加复杂。

这回打头阵的是党内的极左翼。先是属于极左翼的党刊《红旗文稿》发表同样极左的前中组部部长张全景的文章,要求严惩批评党的党员,说他们“吃着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解放军报》随即响应,文章标题即是《决不能吃党的饭砸党的锅》。今年6月初,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到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央媒的云南分社调研时,照搬《红旗文稿》的论调,警告媒体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决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

中共历史上,任何时候都会强调党的领导。但不同时期,党的领导的涵义各有不同。传统所谓党的领导即毛时代的党的领导,是“一元化领导”,即“东南西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此即储安平所称“党天下”。文革则是“党天下”的极致。在反思文革的基础上,1980年代时任领导人赵紫阳对党的领导重新定义,从“领导一切”收缩为政治领导、思想领导,从没有边界到试图设定边界,这是一个进步。十三大政治报告中,赵紫阳甚至主张党政分开,而获全党认可。但“六四”事件之后,赵紫阳的主张尤其党政分开的主张被全盘否定,党天下卷土重来。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