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与FT共进午餐

与卡塔尔王妃共进午餐

卡塔尔王妃谢哈•莫扎以时尚为人所知。然而,她也积极参与政事,外国外交官称她具有强大的政治影响力。卡塔尔基金会是她实现个人抱负的主要平台。

卡塔尔王妃谢哈•莫扎(Sheikha Mozah bint Nasser al Missned)以时尚著称于世。气度不凡的拖地长裙、漂亮头巾以及东西合璧的艳丽时装,使这位身材高挑、威风八面的56岁卡塔尔王妃荣登全球最迷人女性之列。

但今天的她(除了光彩照人的厚厚蓝灰眼影膏外)却是浑身上下一副黑色行头走进多哈的the Club。我与她握手之际,注意到了与众不同的莫扎时尚风格:她穿的黑袍(这是保守海湾伊斯兰国家女性的传统穿着)略微开叉,宽松飘逸;她的头巾包裹随意,露出一缕青丝。“瞧,这就是我平时的行头。”她解释道。当我对她说自己原先指望见面会是个大排场时,她开玩笑说,那样的话说我俩应选在伦敦见面。

谢哈•莫扎(她在卡塔尔以此名知名)还是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宠儿,这一切缘于她在这个袖珍海湾产油国的权势显赫以及参与主导了卡塔尔的众多重大事项——从多哈的飞速发展(大量出口液化天然气为此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到卡塔尔在政治上的纵横捭阖以及海外投资。单单在伦敦一个城市,其投资组合中就包括了哈罗德百货(Harrods)与碎片摩天大厦(Shard)。作为前埃米尔的妻子,以及通过旗下教育帝国——卡塔尔基金会(Qatar Foundation)的大肆扩张与攻城略地,谢哈成了该国寻求全球重要影响力的化身。

她的助手把我俩带至靠窗的一张餐桌,自己却选择坐在几张桌子远的地方。从这儿俯瞰,花园(种着餐馆的有机蔬菜)美景尽入谢哈眼帘。没错:这座半月形状的餐馆铺着木地板,仅有一座现代风格的大厅,它是谢哈基金会旗下马术中心(面积达98万平米)的一部分。

我俩浏览菜单后,均选了鸡肉与鳄梨沙拉——只不过她的没有皮塔饼,因为她本人吃的是无麸质饮食。卡塔尔规定酒只允许在各大酒店喝,因此此处并不供应酒。她要了杯黑莓与薰衣草柠檬水,我则点了添加苏打水的贝利尼鸡尾酒。

尽管她丈夫谢赫•哈马德•本•哈利法•阿勒萨尼(Sheikh Hamad bin Khalifa Al-Thani)两年前就已逊位于儿子塔米姆(Tamim),此举着实大出众多阿拉伯君主国之意外,但谢哈仍是卡塔尔最受瞩目的人物。当时,坊间认为她是这场深思熟虑传位事件的最大受益者——塔米姆是莫扎七个孩子中的一个,而前埃米尔共有三位妻子,拥有众多子嗣。但自从儿子接掌大位后,谢哈就不再像过去那样抛头露面了,尽管坊间称她丈夫、如今的“太上皇”仍在“垂帘听政”。她坚称自己丈夫如今很享受退位后的生活。“他设有自己的办公室,从事自己喜欢的事。”她对我说,“他如今到处游玩,因为他喜欢潜水与游泳。”

我问她是否惦念昔日与全球领导人伉俪亲密交往的岁月?最近,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2009年以来的大量秘密电邮纪录遭媒体曝光,其中披露了莫扎参与众多幕后外交斡旋之往事。电邮还透露了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的妻子切丽(Cherie Blair)如何游说希拉里与卡塔尔王室进行“女强人之间”的会谈。电邮暗示莫扎的目标是巩固与美国的友好关系。

具体真相如何不得而知,但莫扎声称自己并不留恋“第一夫人”的尊贵身份,并说从官方意义上说,该身份从未真正存在过。“真正不同的也许是跟随自己夫君正式出访。”她继续说道,“我并不把这视作自己失去的东西,因为自己最喜欢的是社会活动家的工作。”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