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基辛格

这个世界为什么越来越没有秩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每个崛起的新兴国家都争着发表看法,世界会变得更加嘈杂且易怒。在政治思想上,新的并非等于更好。世界秩序须在权力和合法性之间找到均衡。

91岁的基辛格博士忧心忡忡,摇头叹息: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没有秩序了。“阿拉伯之春”过后,中东的政治沙漠里并没有像西方国家期待的那样长出民主的嫩芽,相反,鲜血浇灌出了更多的仇恨,仇恨嗜求更多的鲜血。欧洲变得更加迟钝和内向,也变得更加多疑和猜忌,欧洲大家庭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分裂风险。俄罗斯向乌克兰怒目圆睁,彷佛一头狮子随时会扑上去撕开羚羊的颈动脉。东亚地区经历着政治格局的巨大调整,中国正在崛起——不,几乎所有的东亚国家都在崛起——在这些野心勃勃的新兴国家中间,还有一个怎么也不愿意承认自己会衰弱的日本。

在基辛格的眼里,尽管有很多种世界秩序的可能性,但他最钟情的还是源自欧洲的“威斯特伐利亚和平”(Westphalian peace)。1648年,在德国西北部威斯特伐利亚地区的两个偏僻小镇上,来自神圣罗马帝国、法国、瑞典和德国境内的大大小小的邦国签订了一系列和约。在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签订之前,信奉新教的邦国和信封天主教的邦国互相视对方为异端,由波西米亚王位继承权之争引发了一场血腥的“三十年战争”,欧洲境内大大小小的邦国几乎都被牵扯进来。在战争最惨烈的地方所过残灭,尸骨枕籍,德意志各邦国有60%的人口死亡,波美拉尼亚有65%的人口死亡,西里西亚有四分之一的人口死亡。到最后,交战各方发现谁也无法消灭对手,大家都已是精疲力竭,奄奄一息,为了让自己生存,就必须和敌人妥协。

“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确立了一套新的国际规则。主权国家成为世界政治的主体。所有的国家,不分大小,均一视同仁。这套体系被国际社会沿用至今。太平洋上的岛国,比如瑙鲁,只有一万多人,但它和所有其它国家是平起平坐的。这是一套新奇、独特而混乱的国际规则,细想自有其匪夷所思之处:治理中国的一个县所要面对的种种问题,都比治理很多小国更加复杂。欧洲国家中央银行的行长,其实级别只相当于中国人民银行的中心支行的行长,但这套临时拼凑起来的规则,在不到四百多年的时间里,就已经大兴于世,构成了当前的国际政治体系。

其实,在礼仪性的“主权国家一律平等”之背后,隐藏的是一套“均势”战略。各国在判断亲疏友敌的时候,会进行冷冰冰的利益计算。“没有永恒的朋友,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均势”战略的思想,很像是牛顿力学在国际政治中的应用:有作用力必有反作用力;当合力为零的时候,来自各个方向、各种大小的力相互抵消,物体就处于稳定平衡状态。政治是对利益的精确计算,国际政治是各种政治力量之间的对比,这就是基辛格信奉的政治现实主义。有人批评政治现实主义只重利益,没有道德,但在基辛格看来,政治现实主义之所以不轻言道德,乃是因为其追求的是更高的道德:只有懂得克制的道德才是真的道德。

尽管我们直到今天都还在使用“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中礼仪性的外交惯例,但“威斯特伐利亚和约”达成的“均势”并未保证世界永久和平。法国大革命的爆发重新燃起了“三十年战争”的激情。法国国民议会认为,所有反对大革命的君主政体都是反动派,因此他们颁布法令,宣布法国将无限制地支持世界任何一地的人民革命。大革命之后登台的拿破仑集大革命化身与启蒙运动代表为一身,他开启了动员全国资源的全面战争时代。直到拿破仑在天寒地冻的俄罗斯战场兵败,才使得欧洲再度回到均势格局。从1815年的维也纳会议到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欧洲经历了一个难得的和平年代。但恰恰就在人们刚刚习惯了和平生活的时候,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很多学者认为,维也纳会议过于依赖均势,结果把精明的计算变成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腐蚀和毒化了欧洲的和平。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