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古巴

哈瓦那的那枚戒指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张力奋:十多年前,携家人去卡斯特罗的故乡古巴旅行。在首都哈瓦那,一枚失踪的蓝宝石戒指,险些酿成“事件”。

十多年前,那个圣诞。我与家人从伦敦动身,随旅行团前往卡斯特罗的故乡。去古巴,更多是我的意愿,甚至是私心。苏联、东欧解体后,地球上的共产国家少了一大圈,仍坚守堡垒的只剩朝鲜、还有古巴。对古巴之行,妻子并不热衷。她对记者丈夫的度假地选择,素来有些不放心,怕我以崇高唯美的旅行诱惑,暗中塞进采访、社会调查的私货。临行前夜,她在打点行装,冷不丁冒出一句:“我们不就是那种环境下长大的,还不够吗?.......”

抵达首都哈瓦那前,我们在一处与古巴人完全隔离的海滨度假村,待了大半周。游客多来自与古巴友好的加拿大,加上零星的欧洲人,逃避惨白的冬季,投奔阳光与蔚蓝大海。据说,顶着华盛顿的全面制裁,这类度假特区是古巴财政最紧要的外汇来源之一,当然还有雪茄。美国佬虽自由,也有地球上不允涉足的禁地,比如古巴,这个她曾搂着腰肢漫步的后花园。

抵达哈瓦那,下榻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式度假村。村内,有世外感,说不出名的热带植物遮了半空。客人们散住在各栋别墅内,电子房卡把门,有专职服务员打扫、服务。

导游关照,哈瓦那城里的治安,不如从前。女士们外出观光,免戴项链或珠宝手饰。他说,刚发生过几起街头抢劫,目标都是女游客的项链,勒伤了脖子。

晚上,妻子把她的戒指盒放进行李箱。这枚蓝宝石戒指,是九十年代初我送她的礼物。当时,我在英国念书,穷留学生一个,去巴西圣保罗开学术会议后,转道里约热内卢。一天,我逛进了里约一家最出名的珠宝店,店长来自台湾,幼年随父母移民巴西。那时,台海两岸仍封冻中。他很客气,试探着搭讪。他说,我是他见过的第一位大陆人。他父亲,一位国民党将军,49年去的台湾,而后移民南美。隔着珠宝熠熠的柜台,我们聊了许久。怕耽误他的生意,我说,想给妻子挑个小钻戒。他像是接受了一个皇家婚钻的委约。放大镜下,他从二、三十枚钻戒中挑出一枚,放入我手心。一枚很纯的蓝宝石戒。我掏空了身上的所有美元绿钞。

次日傍晚,从哈瓦那老城的雪茄厂回到酒店。临睡前,妻子说,戒指不见了。

我说,不会的。再找找。

她说,戒指盒真的不见了!我听得出她的愠怒与失望。她最喜欢那枚戒指。

我说,送你一枚更好的。别坏了度假的兴致。她回应,就这枚好。

我决定,向酒店报案。

酒店的行动迅疾。隔了一天,酒店找我:根据房卡记录,事发当日,女服务员曾三次出入我们房间。经理说,他们已作了盘问,但她表示没拿过任何东西。酒店已让她回家,停工。

总经理,是一位有明星相的中年俊男。他找到我,神情严肃地指着上天,用流利的英语发誓:“我们就是把酒店,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到你太太的戒指!”

刹那间,我觉得有点喜感。我想起听过的故事:文革中,稀有的外宾在上海遗失物品,公安机关的紧张与全城搜寻。事关一国及制度之清誉吧。

我劝妻子说,忘了吧。向古巴警方要个遗失或失窃证明,回伦敦向保险公司索赔就是。

听闻我们想报警,酒店紧张起来。一位主管郑重其事地通报:如果向警方报警,你们就不能外出观光了,在酒店内随时等候警方询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