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韩国

韩国不再褒奖“工作狂”

政府和企业鼓励员工用年假充电,以提高创造力,提振消费

5月份,34岁的医药研究员Park Hee-jung休了11天假,带女朋友去克罗地亚和波斯尼亚旅游。这是相对较长的休假,对于至今领衔世界工作狂排行榜的许多韩国人是难以想象的。

“休长假太好了,但我又感到很紧张,因为工作负担太重,”Park Hee-jung说。“公司鼓励我们把年假休完,但用完假期的人不多。”

Park Hee-jung是寻求工作与生活平衡的较年轻一代韩国人中的一员,但就连他通常也休不完年假的一半。像他这样的人很多。

韩国是发达国家里员工工作时间最长、自杀率最高的国家。去年,韩国工人平均只休假8.6天,是在线旅游公司Expedia所调查的24个国家里面最低的,而全球工人平均休假天数为20.5天,其中法国达到30.7天。

工作负担重,以及来自上级的压力,使韩国人不愿休假,但有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这种文化或许开始发生变化。韩国政府发起了一项发展旅游的宣传活动以刺激萎靡的国内消费,受此推动,韩国大企业纷纷鼓励员工充分利用年假,以提高生产率和创造力。

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正是最近这么做的企业之一。上个月,这家韩国销售额最大的企业表示,将为那些工龄超过3年的员工提供1年的可选长假,并把产假由1年延长至2年。

先于三星采取动作的是斗山(Doosan)、SK Energy、S-Oil石油公司和新韩银行(Shinhan Bank)等企业,它们都推出了每年两周的必休假期。

新韩银行甚至采取了强制手法——禁止“工作狂”员工在休假期间登录公司计算机系统。炼油企业S-Oil则帮助员工用完两周的必休假期,办法是在员工休假时,指定一名同事顶替其职责。

暑假期间,大宇造船和船舶工程公司(Daewoo Shipbuilding & Marine Engineering)等造船企业把全部工厂和办公室关闭了两周。

“在知识经济中,增加工作时长未必意味着提高效率,”韩国经营者总协会(Korea Employers Federation)的一名负责人Kim Pan-jung说。“我们需要创新的思路来增添价值,所以企业纷纷鼓励员工通过较长的假期给自己充电。”

Kim Pan-jung预计这种变化将会加速,因为面对经济放缓,各企业想要省下未休假期的薪酬补偿成本,而政府也在试图通过缩短工时,创造就业岗位并提高生活水准。

过去半个世纪的快速工业化,把韩国这个饱受战争摧残的国家转变为世界第七贸易大国(据2014年的世贸组织(WTO)数据),在此过程中,韩国人形成了强大的工作伦理。2013年,韩国人均工作时间为2163小时,在发达国家中仅次于墨西哥。

但经合组织(OECD)表示,工作时间长并未转化为更高的生产率。2012年(已发布数据的最近一个年份),韩国工人的每小时产出仅为经合组织平均值的66%,不到美国的一半。

根据韩国的劳动法,员工有权享受15至25天的年假,但用完年假(尤其是连续休假两周)对很多人来说是行不通的,特别是在人手紧张的中小企业。在该国等级分明的儒家文化中,除非老板休假,否则普通员工是不好意思休假的。

42岁的软件开发者Kim Jong-woo享有17天年假,但他通常只在夏天休4天假。唯一一次连续休假一整周是在他结婚的时候。“我不能想象一下子休两周假,因为我不想让老板不高兴”,他说。“我宁愿上班,得到补偿工资。”

专家表示,解决全国性休假不足问题将需要很长时间,除非政府和企业引入更激进的措施来改变当前文化。“我们应当摆脱工作时间长意味着工作勤奋这一长期看法,”韩国劳动研究院(Korea Labour Institute)的Bae Kyu-shik说。“法律和制度已到位,但改变公众对假期的态度并非易事。”

韩国的大领导也发出不好的信号。本月早些时候,韩国总统朴槿惠(Park Geun-hye)强调,夏日休假季节应成为提振国内消费的一个机遇。

上月,就像去年休假时那样,朴槿惠在5天休假期间一直呆在总统府邸青瓦台,关注着国事。

译者/邢嵬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