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人民币

FT社评:中国面对货币政策“三难困局”

中国对货币政策“三难困局”的免疫力,并不比其他任何国家强。在汇率问题上,中国应吸取在拯救股市时得到的教训:若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大,就应让它再次贬值。

考虑到过去几个月的情况,不难理解中国为什么对自由市场力量逐渐失去了热情。中国政府习惯于把持经济的控制大权,只在自己说了算的前提下允许经济自由化,而不是听任自由市场决定经济自由化进程。如果说上证综指的剧烈波动可以为不受限制的资本主义是什么样子提供参考,那么还是选择一种更驯服的资本主义(中国领导层长期以来更青睐这种资本主义)为好。

同样显而易见的是,坚持这样的错觉有多么危险。正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承诺让市场力量发挥“决定性作用”时所承认的,中国不能仅仅依靠官员的聪明才智摆脱中等收入陷阱。资源必须能够自由流向最需要它们的地方——即使这么做短期内会为那些一直以来受政府干预措施扶持的部门带来痛苦。

当涉及的市场是宏观经济市场时,市场自由化的难度显著加大。在这方面,中国已经认识到,它对货币政策“三难困局”的免疫力,并不比其他任何国家强。政策制定者或许希望同时拥有资金的自由流动、对国内利率的掌控以及稳定的汇率,但三者不可兼得。资本总是会追求最高的回报,从而将利率或汇率两者之一推至平衡所需水平。

多年来,中国央行通过积累越来越多的美元外汇储备吸收了流入中国的资金,这种大规模资本流入掩盖了上述三难困局。然而,自2014年年中以来,资金流向已经逆转,令中国外汇储备减少了近3000亿美元。这可能是中国央行上月决定让人民币贬值2%的原因之一。若资金继续流出中国,人民币承受的压力只会进一步加大,为更多投机资金跟风出逃提供又一个有力理由。

面临货币危机时,政府的第一反应就是期待这一危机自动消失。这是有可能的:中国还有其他刺激经济的手段,令其能够支撑起维持人民币走强所需的紧缩货币政策。中国央行仍持有逾3.5万亿美元外汇储备,足以抵挡资本按照现在的速度外流两年。一些人会禁不住认为,过去这个月的市场动荡只不过是一场短暂的夏季风暴、证明了市场的非理性,只要拿出足够决心来面对,它就可能消失。

然而,无论三难困局的另外两难如何棘手,历史的先例都表明,坐等危机过去可能是风险最高的应对方式。最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宣称,人民币汇率从根本上说已不再被低估。其他发展中国家已让本币对美元贬值,因此,与中国贸易伙伴国的货币相比,人民币其实要更为坚挺。中国国内经济正经历一轮持续性通缩,迫切需要政府用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立场来应对。为了维持某一汇率水平而无视这种国内需要,这种局面持续的时间越长,维持汇率水平的承诺就越没有可信度,阻止资金外流所需耗费的外汇储备就越多。最终,哪怕是3.5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也可能会是杯水车薪。

对研究过往货币危机的历史学家来说,这种态势再熟悉不过了,并且总是以同样的结局收场(简直形成了一种令人郁闷的规律):外汇储备耗尽,国内银根收紧,而汇率依然一溃千里。中国政府已在注定会失败的拯救股市的努力上浪费了太多公信力,应该小心别在汇率问题上故伎重施。如果人民币进一步承压,正确的办法应该是让它再次贬值。

译者/简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