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放缓重创赞比亚

在中国经济全速扩张时,作为非洲第二大铜生产国,赞比亚曾是主要受益者之一。但随着中国经济放缓,赞比亚正处于一场风暴的中心。

在中国经济全速扩张时,赞比亚曾是非洲主要受益者之一。铜是赞比亚的重要出口商品,因此,中国对矿产的强劲需求曾帮助这个南非国家享受了10年的经济繁荣。

但随着对中国经济放缓的担忧引发新兴市场动荡,赞比亚正处于一场风暴的中心。

根据彭博(Bloomberg)的数据,最近几天,赞比亚货币“克瓦查”兑美元汇率下挫至空前低点,自今年1月以来,已累计贬值逾30%,这令克瓦查成为继白俄罗斯卢布之后、全球表现第二差的货币。

周一,赞比亚的困境加剧,嘉能可(Glencore)在当天表示,其在赞比亚的Mopani铜矿将停产18个月。中资所有的卢安夏铜矿(Luanshya Copper Mineshas)也表示,由于铜价重挫和电力供应危机,将暂停赞比亚Baluba铜矿作业并裁员。

这一形势突显出依赖自然资源的非洲国家容易受到中国形势的影响。对于赞比亚而言,其在市场动荡的同时还面临着电力供应短缺以及明年大选之前的政治不确定性,这将是该国18个月来的第二次选举。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赞比亚的代表托宾•拉斯穆森(Tobias Rasmussen)表示:“形势非常动荡……好几件事同时发生。”

赞比亚是非洲第二大铜生产国,该国外汇收入的约70%以及政府税收的25%至30%都依赖铜。

中国占全球铜消费量的40%以上。铜价今年已下跌18%,上月降至每吨不到5000美元的6年低点,因市场担心,中国经济可能进一步放缓。位于伦敦的Fathom Consultancy将赞比亚列为最容易受到中国经济放缓影响的非洲国家。

赞比亚表示,2012年,赞比亚对华出口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3%,来自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占其GDP的7.5%。

矿业公司也受到政策不确定性的困扰,赞比亚政府曾大幅上调露天矿场的特许权使用费,之后在行业压力下又下调了费率。

2001年上台的赞比亚执政党爱国阵线(Patriotic Front party)为了争取选民的支持,承诺更公平分配该国的矿业财富、提高工资水平以及改善基础设施,但如今,该党正难以保持收支平衡。

今年7月,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将赞比亚的信用评级下调至B,并表示预计该国2015年的财政赤字将扩大至占GDP的10%左右,之前的估计为6%。

赞比亚政府承诺将紧缩开支,但克瓦查贬值给不断扩大的经常账户赤字构成压力、提高了进口成本并可能影响到通胀。这还增加了以本币计算的政府偿债义务的成本。今年7月,赞比亚发行了一笔12.5亿美元的债券,为自2012年末以来第三次发行此类债券。

去年,赞比亚政府向IMF求助,但该国总统迈克尔•萨塔(Michael Sata)去年10月的逝世以及随后的总统大选使得相关讨论毫无进展。在该国筹备明年大选之际,外界担心,该国政府是否将履行其遵守财政纪律的承诺。

赞比亚现任总统埃德加•伦古(Edgar Lungu)上周试图化解一些担忧,他表示,已命令政府机构“在所有产生外汇成本的领域进行优化和最小化”。他还谈到了降低对铜的依赖的必要性,这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对于很多资源丰富的非洲国家而言,中国经济放缓的影响已显现出来。

孙德生(Henry Sanderson)伦敦补充报道

译者/梁艳裳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