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网络安全:加密技术之争

科技公司纷纷采用强加密技术以保护信息安全和个人隐私,但美国高官们正在试图获得利用密钥追踪恐怖分子及其他罪犯的权利。

对那些纠结于政策的华盛顿人士之间不温不火的辩论越来越失去耐心,一位留着胡子的硅谷工程师站了起来,矛头对准了台上的发言人。

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局长、海军上将迈克•罗杰斯(Mike Rogers)刚为一项新的法律框架陈述了理由,该框架将允许政府监控通过美国计算机网络的海量数据。站起来挑战他的是时任雅虎(Yahoo)首席安全工程师的亚历克斯•斯塔莫斯(Alex Stamos),他谴责了有关科技公司应该在自己的系统中设置“后门”、以便让政府能够获取信息的想法。

“我们在全世界有约13亿用户,如果我们要为美国政府设置漏洞、后门或万能的主密钥,你认为我们是不是也应该为中国政府、俄罗斯政府、沙特阿拉伯政府、以色列政府或法国政府做同样的事?”斯坦默斯质问道。

针对这一质疑,起初罗杰斯试图一笑置之。但随后,他针对科技行业宣称有责任保护用户免受政府窥视的说法进行了反驳。

“这种非黑即白的简单化描述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是可怕的,”罗杰斯说,“我们必须牢牢抓住一些真正困难的根本问题。”

发生在今年2月的这场正面交锋,是美国政府与该国最具创新精神的行业之间陷入僵局的戏剧性写照。这场争论的焦点是加密——利用密钥保护信用卡信息、私人电子邮件及公司机密免遭网络罪犯窃取的软件。科技公司正在大量使用加密技术,而罗杰斯和奥巴马政府的高官们正试图获得利用密钥追踪恐怖分子及其他罪犯的权利。

在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两年前透漏美国国安局大规模监控手段的细节之前,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款技术服务使用了严格的加密技术对信息进行加扰、使得连这些科技和通信公司都无法读取这些信息,比如苹果(Apple)的iMessage和FaceTime,以及微软(Microsoft)的Skype。但当监控丑闻曝光后,该行业面临着来自消费者的强烈不满。消费者认为科技集团在他们的数据遭到监控的过程中扮演了共谋的角色。如今,更严格的加密正迅速成为标准做法——这可能更好地保护了消费者的隐私,但也可能会对执法构成挑战。

去年年底,Facebook旗下的消息服务应用WhatsApp为Android用户开启了强加密功能。谷歌(Google)和雅虎正在做一个项目,希望在今年年底前使自己的邮件服务达到类似的安全级别。因此,今年年底前,他们的用户(两家公司共计拥有20亿用户)将至少可以选择加密自己的点对点通信。

然而,这种类型的加密也会抹掉一些暗藏的信息,政府官员声称这些信息对执法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用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的话说,加密技术的崛起意味着互联网中有大块区域“变成了暗区”,使追踪恐怖分子及其他罪犯变得更加困难。在斯诺登事件后抵制美国技术呼声最高的欧洲,对青少年利用加密信息与“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武装分子进行交流的担忧可能促使新法律出台,以试图阻止加密的潮流。

直到不久前,加密一直是一项昂贵到无法被大规模使用的技术。算法将信息扰乱成无法读取的形式,然后再将其还原,这样做要耗费大量的计算机处理能力。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