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与FT共进午餐

与FT共进午餐:梅丽•布莱克

20岁的梅丽•布莱克是英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议员,参加竞选时大学还没毕业。她最吸引人的地方不是自信、而是热情,她还因此赢得了“议院宝宝”的绰号。

这是一年中最热的一天。我的客人梅丽•布莱克(Mhairi Black)是由一位满头大汗的中年男士送到餐馆的。这位中年人我认得,他是苏格兰民族党(Scottish National Party)英国议会下院(House of Commons)议员团队的领导人。而布莱克的年纪还不到他的一半,身材更矮小一些,神态更冷静一些,身上的穿着则有点像制服:深蓝色的裤子和外套、以及一件浅蓝色的衬衫,一头浅色的头发紧贴着头部。这身着装,和我在媒体上见到的她的每张照片都差不多。

很快,布莱克就要发表她的首次演说了————在那之前,她已在网上被点击过逾一千万次。不过,她早已是政治上的轰动话题。在今年5月的大选中,这位新当选的佩斯利与伦弗鲁郡南选区(Paisley and Ranfrewshire South)议员击败了道格拉斯•亚历山大(Douglas Alexander)。这是苏格兰民族党众多胜利中最具戏剧性的一幕。此前,亚历山大始终坐拥1.6万多数票,正等着在下届工党政府中担任外交大臣,突然之间却发现自己被赶下了宝座。

大选之前,许多人都曾担心年轻人与政治脱节。布莱克的存在证明这种看法是句谎言。年仅20岁的她,立刻成为下议院最年轻的议员,并因此赢得了“议院宝宝”的绰号。

我们来往了多封电邮,才确定就餐的地点,原因正如她在一封电邮中所说,她在伦敦见过的唯一餐馆就是麦当劳(McDonald's)。曾有小报的报道将布莱克描绘成一位靠快餐、薯片和油炸玛氏(Mars)巧克力棒生活的卡通式的苏格兰人。事实证明,这样的报道并不极端————就像那种说某人不信基督教的措辞一样:她喜欢各种各样的食物,还喜欢下厨。“我曾要求把一台意大利面制作机作为我15岁生日宴会的礼物。我还用了这台机器。”

在我提议的餐馆名单中,她选择了肉桂俱乐部(Cinnamon Club),这是位于威斯敏斯特旧公共图书馆的一家高档印度餐馆。对于布莱克来说,这里的位置足够方便,一旦她需要投票,就可以返回下议院。巧的是,这家餐厅参加了英国《金融时报》周末版夏季菜单(FT Weekend Summer Menus)的推销活动,以45英镑提供由三道菜组成的一餐,这也省了我们点菜的功夫。她说:“如果没问题的话,三道菜我都要了。”我也和她一样要了全部三道菜,接着又从我的口袋里抽出了当天早上在Argos买的录音机。不幸的是,我把录音机的使用说明和其外包装一道扔掉了。

然而幸运的是,布莱克不仅是1832年英国《改革法案》(Great Reform Act)诞生以来最年轻的议员,还是位时新技术的高手。我不会用我的录音机,她学生时代却用过同样的录音机。这下,我感觉自己像上了年纪的叔叔,正带着侄女就餐。就这样,整顿午餐出现了降级为荒诞场景的严重危险。修好录音机的她,下一步也许要开始自己问自己问题了。

我试图把握住宴会的主动权,问她到底是怎么当选的。她说:“我到现在还有点没回过神来。”她的家乡佩斯利镇,一直坐落在算不上美丽的苏格兰低地地带。在那里,诸多纺织厂早已关闭,一个又一个带有宏伟名称的复兴承诺已然破灭。佩斯利曾一度拥有这样的名声,这里的工党可以在一条牛头梗镶着饰品的项圈上挂上一个红色玫瑰形标志,然后坐看它被选为议员。在这里,一群老朽不堪的工会官员和曾经的议会领导,会被定期派往英国议会(这些人在议会被称为“低调人物”)。在那里,他们似乎会在下议院的酒吧喝着带有补贴的酒,过着无害的无为生活——除非是接到了指示,需要他们颤巍巍地在议会里,按照党鞭的指令投下自己的一票。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