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非关系

Africa ties with China are about more than raw materials

FT专栏作家皮林:中国仍将继续为非洲带来机会,但非洲国家需要摆脱仅“从地下挖东西”的状态,需要通过各项政策为进入工业化阶段做准备。

他把中国的资源夺取(有时是用大笔贿赂来疏通的)描述为基本上“极其有害的”。不过,他表示,中国的一些个人、以及华坚集团等中国企业可能会产生有益的影响。

非洲的吸引力之一,是国家之间基本没有领土纠纷。“中国企业可以去非洲以(低)代价获取经验,因为那里还没有第一流的西方企业。那是一个理想的训练场地。”

傅好文记得,18个月前,在从乌干达坎帕拉驾车去恩德培机场途中,他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的中国商品广告牌:“床垫,冰箱,洗衣烘干两用机,屋面瓦——什么都有。”

经常有人指责称,纺织品等廉价中国产品挤垮了非洲的一个个行业。但傅好文认为,那些向倒霉的非洲消费者出售高价产品的低效率行业垮掉,未必值得哀悼。

他说,关键在于抓住中国对非洲的兴趣提供的新机遇。如果各国政府像埃塞俄比亚一直努力在做的那样,拿出适当的激励措施作为回应,鼓励生产商在当地投资、向当地转移技术并雇佣当地员工,那么中国带来的可能会是福音而不是威胁。

剑桥大学(Cambridge university)发展经济学家张夏准(Ha-Joon Chang)表示,尽管中国政府的剥削性与西方完全相同,但中国加大在非洲的存在,基本上是对非洲有益的。

“最重要的事情是,这带来了竞争。”张夏准说,“过去,非洲国家只能从一家银行借钱,那就是世界银行(World Bank)。”他接着说,埃塞俄比亚已发现,从中国融资,过程“更顺畅、也更快捷”;非洲国家必须使自己摆脱仅仅“从地下挖东西”的状态。

它们需要按照如今已跻身富国行列的韩国的模式,迈进早期工业化阶段。20世纪60年代,韩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仅为加纳的一半。张夏准说,韩国首批成功的工业化试验之一是假发制造业,那是一种劳动密集型业务,要求工人把一缕一缕的假发贴上去。

张夏准说,卢旺达、毛里求斯和加纳等其他国家已朝着正确方向出发了。另一方面,“赞比亚仍在挖铜……安哥拉似乎也没有为未来做太多准备。”

张夏准预测,未来十来年,实施了良好政策的国家与未实施良好政策的国家之间将出现巨大分野。中国对非洲的兴趣,尽管因当前其自身增长放慢而减弱,仍意味着机会将继续来敲门。但是,它不会平均地敲每一个国家的门。

译者/邢嵬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