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非关系

中非关系并非仅限于开采原材料

FT专栏作家皮林:中国仍将继续为非洲带来机会,但非洲国家需要摆脱仅“从地下挖东西”的状态,需要通过各项政策为进入工业化阶段做准备。

一直向中国供应石油、铜、铁矿石和铝土矿、以支撑中国迅猛增长的非洲国家,突然从梦中醒来。

中国经济增长开始放缓,中国还在努力向消费驱动型增长模式转型——该模式将不可避免地降低中国对非洲原材料的依赖,大宗商品价格也因此不断下跌。另外,受到美国可能加息惊吓的部分国际投资者,已对新兴市场失去了兴趣。

“过去十年对非洲非常有利,”牛津大学(Oxford)经济学家保罗•科利尔(Paul Collier)表示,“但那种日子已经到头了。”他说,那段时期一开始是各国减免非洲的债务,然后“大宗商品价格又一路飞涨”。截至2014年的十年,中非贸易额增长19倍,至逾2000亿美元。

债务低加上收入高,使得许多非洲政府头一次得以利用资本市场。在某些情况下,这为发现更多矿产和碳氢化合物储量提供了资金。

“这曾是非洲面临过的最大机遇,”柯利尔表示,“但这个机遇基本上被错过了。”

如今中国做东的盛宴已散席,那些在景气时期没有未雨绸缪地进行多元化或打造强大经济缓冲的国家,眼下可能会受豪饮后遗症之苦。

但这并不意味着中非关系已终结——远不至此。首先,中国经济或许正在放缓,但除非发生一场灾难,中国经济不大可能逐渐放缓至停滞。即便以5%的速度增长,已然庞大的中国经济也将在4年内增加相当于一个印度的经济体量,这意味着中国对非洲原材料的需求尽管将降温,但仍将保持稳定。

其次,中非关系的发展远远超过了开采原材料的范畴。“卢旺达和埃塞俄比亚并非大宗商品出口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Johns Hopkins School of Advance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非关系专家德博拉•布罗蒂加姆(Deborah Bräutigam)说。这两个经济体跟中国之间保持着紧密的贸易与投资关系,并且多年来增速令人瞩目。“所以,中非关系还有别的东西。”

埃塞俄比亚工业政策的设计师阿凯贝•奥库巴(Arkebe Oquba)表示,埃塞俄比亚与中国的关系一直建立在贸易、基础设施投资与制造上。“我认为,中国对非投资并非主要由资源驱动。”

埃塞俄比亚一直比任何其他非洲国家都更努力地协同打造工业基础。

“尽管非洲不能复制中国的发展阶段,但非洲从中国身上或许能比从欧洲身上学到更多。”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的徐伟忠今年在查塔姆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又名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the 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一次会议上表示,“比如,埃塞俄比亚研究了亚洲四小龙和四小虎,研究成果影响了该国的政策。”

中国企业(其中许多为民营企业)一直投资热情极为高涨。在皮革行业,全球最大的制鞋企业之一华坚集团(Huajian)在亚的斯亚贝巴外围一处工业园雇用了4000名工人。该公司的经历基本是顺利的,它还打算把员工数量增加至4万人。

著有《中国的第二块大陆》(China’s Second Continent)一书的学者傅好文(Howard French)表示, 中国国内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加上中国民众越来越在意环境破坏,开始推动部分低端制造业撤出中国。傅好文表示,这些推动因素使非洲成为一个值得关注的海外目的地。“这已经是一笔大交易,它可能还会是一笔非常大的交易。”

他把中国的资源夺取(有时是用大笔贿赂来疏通的)描述为基本上“极其有害的”。不过,他表示,中国的一些个人、以及华坚集团等中国企业可能会产生有益的影响。

非洲的吸引力之一,是国家之间基本没有领土纠纷。“中国企业可以去非洲以(低)代价获取经验,因为那里还没有第一流的西方企业。那是一个理想的训练场地。”

傅好文记得,18个月前,在从乌干达坎帕拉驾车去恩德培机场途中,他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的中国商品广告牌:“床垫,冰箱,洗衣烘干两用机,屋面瓦——什么都有。”

经常有人指责称,纺织品等廉价中国产品挤垮了非洲的一个个行业。但傅好文认为,那些向倒霉的非洲消费者出售高价产品的低效率行业垮掉,未必值得哀悼。

他说,关键在于抓住中国对非洲的兴趣提供的新机遇。如果各国政府像埃塞俄比亚一直努力在做的那样,拿出适当的激励措施作为回应,鼓励生产商在当地投资、向当地转移技术并雇佣当地员工,那么中国带来的可能会是福音而不是威胁。

剑桥大学(Cambridge university)发展经济学家张夏准(Ha-Joon Chang)表示,尽管中国政府的剥削性与西方完全相同,但中国加大在非洲的存在,基本上是对非洲有益的。

“最重要的事情是,这带来了竞争。”张夏准说,“过去,非洲国家只能从一家银行借钱,那就是世界银行(World Bank)。”他接着说,埃塞俄比亚已发现,从中国融资,过程“更顺畅、也更快捷”;非洲国家必须使自己摆脱仅仅“从地下挖东西”的状态。

它们需要按照如今已跻身富国行列的韩国的模式,迈进早期工业化阶段。20世纪60年代,韩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仅为加纳的一半。张夏准说,韩国首批成功的工业化试验之一是假发制造业,那是一种劳动密集型业务,要求工人把一缕一缕的假发贴上去。

张夏准说,卢旺达、毛里求斯和加纳等其他国家已朝着正确方向出发了。另一方面,“赞比亚仍在挖铜……安哥拉似乎也没有为未来做太多准备。”

张夏准预测,未来十来年,实施了良好政策的国家与未实施良好政策的国家之间将出现巨大分野。中国对非洲的兴趣,尽管因当前其自身增长放慢而减弱,仍意味着机会将继续来敲门。但是,它不会平均地敲每一个国家的门。

译者/邢嵬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