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Lunch with the FT

与FT共进午餐:贝佩•格里洛

格里洛由喜剧演员成功转型为意大利五星运动党党魁,他希望为每个意大利人提供每年7200欧元的基本收入保障,并对意大利财政制度进行大调整。

在撒丁岛翡翠海岸(Emerald Coast)一个私人高尔夫俱乐部的阳台上会见欧洲最知名的民粹主义者之一,显得格格不入。从阳台放眼望去,修剪平整的球场掩映在丘陵起伏的地中海灌木林中。远处就是蓝海碧波,海上游弋着一艘艘游艇。球场只有十几位客人,多为外国富豪。

贝佩•格里洛(Beppe Grillo)由喜剧演员成功转型为五星运动党(Five Star Movement)党魁,该反对党获得近四分之一意大利国民支持。格里洛选中这个地方会面,原因是他正好在此度二周假期。但他说自己从不打高尔夫球,因为“自己需要心静。”

他穿着典型夏装:白色短袖衬衣(最上头的扣子解开)与浅蓝色牛仔裤(膝盖上方有一小破洞)。今年66岁的格里洛一头蓬乱白色卷发,但他的眼镜特别时尚,我闻到他身上散发的阵阵古龙香水味。他手机响时,铃声是乔治•索罗古德与摧毁者合唱团(George Thorogood and the Destroyers) 1982年的一首摇滚歌曲《坏到骨子里》(Bad to the Bone)的吉它即兴曲。

这个会面场所显得不太适宜,因为格里洛的形象是欧洲现有政治与财政制度的对立面,但他似乎并不在意。

“此处让我感到心旷神怡,这意味着自己可以心平气和地看待世界,”他说。但在我俩抵达餐桌前,他就露了一手对社会及经济现状挖苦批评的绝活,而正是这让他从政前就已声名远扬。“这儿的一切均是山寨,”他指的就是以绝世美景著称的翡翠海岸。

待我俩坐定后,格里洛就想立马点菜。与很多意大利人一样,他没要菜单,而是直接与服务员交谈。他点了金枪鱼、鸡蛋以及干酷搭配的什锦沙拉;他建议我点海鲜开胃菜。他不爱喝酒,所以点了碳酸饮料;我则要了杯当地产的Vermentino di Gallura干白。

我那一阵子一直在报道希腊债务危机,就在我俩会面前几个小时,欧元区领导人刚刚就纾困希腊达成新协议。格里洛的第一反应(通过自己的Twitter与博客)就是猛烈抨击。以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为首的欧洲债权人运用“恐怖策略”让同为民粹主义者的希腊总理亚历克西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屈辱接受条件苛刻的新紧缩政策。

但当我直接问他该如何看待这份新协议,他与其说是愤怒,倒不如说显得灰心丧气。“我不知道该咋说,同样的故事轮番上演。每个欧盟国家都丧失了主权。”于是他第一次偏离话题(此类情况随后多次出现)。“我们把政治交给了银行家。欧洲央行(ECB)受制于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而德意志银行又受制于德国央行(Bundesbank),”他说,随后又谈了日本和英国分别独创的“即时制造”与“零时工合同制(zero-hour labour contracts)”。“它们这样做糊弄所有的数据统计,因为你工作一个小时,就意味着把你统计成就业者。”

就在我俩一点点吃着撒丁岛传统大饼pane carasau时,我试图把话题引回核心问题。我们会面一周前,在齐普拉斯出人意料宣布就欧盟更早提出的纾困条款举行全民公投后,格里洛曾亲往雅典宪法广场(Syntagma Square)声援。那天晚上,齐普拉斯支持的“反对”阵营获得压倒式胜利。

如今,以公投表示反抗的举动显得毫无意义。希腊仍然急需资金以避免债务违约,而齐普拉斯不得不在很多方面向欧盟作出让步以获得纾困资金。所以说公投意义何在?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