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外交

东北亚的再平衡

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孙兴杰:时隔三年半,中日韩三国政府首脑会晤再次重启,但历史认识、领土等问题不会因见面而消除。中日韩三国应有足够魄力和眼光让三边领导人会晤机制化,成为危机管控与安全合作的平台。

时隔三年半,中日韩三国政府首脑会晤再次重启,会后发表了东北亚和平合作联合宣言,并且商定三国定期召开领导人会议并扩大经济合作。

三国领导人见面已经就是不小的进展,但是乍暖还寒,中日韩三国对于会晤还是存在着一定的“温差”。韩国总统朴槿惠在开场白中便点出中日韩面临的历史与安全问题。在三国领导人见面前的最后时刻,这些“结构性”的问题都没有解决。历史认识、慰安妇问题以及领土问题不会因见面而消除,但是三国应该有足够魄力和眼光让三边领导人会晤机制化,使之成为三国危机管控与安全合作的平台。不能不说,东北亚局势已经触底,三年多的僵局正在慢慢缓和,但是物是人非,不得不需要在新的基础上构筑东亚安全的基础。

借着三边会晤的机会,中韩、日韩以及中日三国领导人之间都进行了双边会晤。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韩国事“正式访问”,与韩国政府、立法机构以及工商界进行了广泛的交流;而安倍对韩国则是“工作访问”,没有受到期待中的外交礼遇。这也是日本与中韩两国关系的“温差”所在。

此次日韩首脑会晤的一个重大问题就是慰安妇问题。朴槿惠在访美期间就表示,会在与安倍举行双边会谈时提出“慰安妇”问题。而安倍在即将访韩之际还是顾左右而言他,只是说要同朴槿惠就包含这一问题在内的诸多课题坦率交换意见。言下之意,慰安妇问题并不是安倍最关注的问题。同时,中日关系的寒意未消,在历史问题、领土问题等议题上难以达成共识,双方愿意从青年交流等渠道推动中日关系的发展。但无论如何,中日韩三国领导人能够坐在一起,就已经改变了东北亚外交的格局。

一年前,东北亚局势还处于一种“外交革命”的状态:中韩接近,而朝鲜则试图通过人质问题获得对日外交的突破,东北亚出现了很奇怪的外交景观。但中日韩三边首脑会晤机制的恢复意味着这一“外交革命”戛然而止,东北亚的国家关系似乎在回归到既有的轨道,尤其是日韩关系回暖,中朝关系也走过了冷淡期。

当然,这种“再平衡”并不是回到从前,也无法回到原来的轨道,因为两三年之间,东北亚出现了非常具有“颠覆性的变化”:一是朝鲜已经事实上拥核;二是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变成了“普通国家”;三是中国已经成为东北亚第一大国。中日韩的会晤机制不得不直视这些变化,在此基础上构建地区合作与安全的新框架,逐渐“消化”东北亚地区的这些历史性变化。

此前,朴槿惠访美受到了美方非常高规格的接待,而朴槿惠也多次确认韩美关系的牢固性,在很大程度上,朴槿惠也是在安抚美国,消除美国的疑虑。在过去的半年中,韩国做了两件让美国不太放心的事情:尾随英国等西方国家加入了亚投行;参加了中国盛大的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阅兵仪式。对于韩国外交政策的“漂移”,美国的学界和政策界表达了多种忧虑,但没有对朴槿惠形成打压,这与日美关系有着很大区别。朴槿惠在没有触怒美国的前提下提升了与中国的外交水平,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朴槿惠的“模糊”战略使韩国得以在中美之间左右逢源。加入亚投行是在西方盟友普遍“背叛”美国的前提下,韩国的“从众之举”,而参加阅兵式则是在朝韩发生激烈危机之后,韩美重启联合作战指挥体系,且朴槿惠感谢中国在这场危机管控中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即便朴槿惠有充分的理由来为韩国的政策辩解,还是需要到美国进行一场“安抚”。朴槿惠不断重申,韩美关系已经达到历史最好水平,甚至提出,韩美同盟是美国亚太再平衡的核心支柱。如此表态似乎已经偏离了美韩军事同盟的既有轨道:美韩同盟主要是针对来自朝鲜的威胁,除此之外不能针对另外的第三国,而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目标并不只是应对朝鲜核危机。笔者并不相信朴槿惠要修订韩国的同盟战略,将注意力从朝鲜半岛转移到亚太,但是朴槿惠“放空炮”的做法,也是为了迎合美国的心思。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