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与FT共进午餐

与FT共进午餐:本•伯南克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许多批评人士抱怨,美联储拯救了富人和银行家,而不顾普通人死活。我在与美联储前任主席伯南克午餐时提出这个问题,他表示:“认为美联储通过提升资产价格使富人更富的观点其实站不住脚”。

约好下午2点,我坐在芝加哥麦考密克与施米克(McCormick & Schmick's)海鲜牛排餐厅的卡座上。我的手机响了。来电的是本•伯南克(Ben Bernanke)的助理。从电话中,我得知自己等错了地方。这是一家连锁餐厅。我去错了分店。

幸运的是,我只花了五分钟就来到了正确地点。餐厅里没什么人。除了背景音乐,这里很安静。室内装修风格厚重,色调为深色。

61岁的伯南克正在等我。他穿着一套朴素的棕色西装,搭配黄色领带。自从他2002年成为美联储(Fed)理事后,我经常见到他。他一直是一副谨慎、一丝不苟的学者的样子。在上世纪30年代初以来最大的一场金融危机期间执掌美国中央银行系统的,是这位以《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一书闻名于世的学者,这是件幸事。他的新书《行动的勇气》(The Courage to Act)生动地记述了其避免全世界再经历一场大萧条的努力。

我的问题以他的新书签售之旅将持续多久开始。“几乎是一整月,”他回答说。我说签售结束后想必他会很高兴。“当然,”他赞同道。之后会做什么?他随口说出一串令人印象深刻的学术讲座。同时,他现在常驻位于华盛顿的中间派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他在做一些咨询工作,也在进行巡回演讲。

女服务员过来帮我们点餐。我选了煎剑鱼配小土豆、洋葱与孢子甘蓝。他选了烤比目鱼配青豆、蓝奶酪和土豆泥。我问他,去年离开美联储之后多长时间才适应。“大概24小时,”他说。“用解脱一词形容可能有点过头,但我很高兴又成为平头老百姓。我密切关注经济动态、美联储动态。但我不用再负责做出那些艰难的决定。那是一种负担。”

那么,我想知道,他希望给继任者们一些建议吗?“不,不。我对他们很有信心,我相信他们会做出优秀的决定。但那份工作我做了8年,其职责包括做一些非常艰难的决定。我对它的兴趣几乎已经耗尽。”

我问他,民粹主义者的愤怒对他有多大影响——德州州长里克•佩里(Rick Perry) 2011年竞选总统候选人提名资格时甚至曾指责伯南克叛国。“对我本人影响不大,”他回答说,“我知道那只是‘无心之言’。真正让我担心的倒是美联储可能遭遇严重的政治攻击或失去独立性。就我个人而言,我从未感觉受到任何威胁。”

伯南克已婚,育有两个孩子。敌意对他的家人有多大影响?他回答说,他们有自己的生活。“但我的妻子设法帮我解压,保证我吃好,并抽时间休息。我也尽力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有人反对美联储的存在本身,我问他对这种观点有何看法。“怎么说呢,这并非一种独特现象。例如,在瑞士及其他一些国家,都有对危机的民粹主义式反应。在美国,我们也经历过别样的情形:最近一次是上世纪80年代初的沃尔克通缩。我办公室里曾有一片木头,是批评者寄给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时任美联储主席)的,上面写着:降息。”

“美联储的主要功能之一,是在立法进程过慢时迅速、防患于未然地采取行动。美联储成立的初衷主要是为了应对金融恐慌,而非制定货币政策。因此,这是职责的一部分。”

“话虽如此,我仍然关注反对的声音。我尽力让更广泛的公众了解我们。我希望我那时做了更多。也许,现在回想起来,我那时本应做得更多。但我那时太忙于灭火了。所以,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可以说那是可预料的。上世纪30年代,美联储失败了。我认为我们做得比上世纪30年代好得多。”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