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基辛格

“理想主义者”基辛格

牛津大学名誉校长彭定康:现年92岁的基辛格是美国全球霸主时代的伟大人物之一。哈佛教授尼尔•弗格森以近千页的篇幅,记述还没被委以重任时期的基辛格。世人常把基辛格视作终极务实的现实主义者,作者却称其兼具道德和理想主义内核。

《基辛格1923-1968年:理想主义者》(Kissinger: 1923-1968: The Idealist)

作者: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

牛津万灵学院(All Souls College,Oxford)历史学家罗恩•巴特勒(Rohan Butler)在为法国政治家舒瓦瑟尔(Choiseul)所写传记的第一卷末尾写道(第1078页):“舒瓦瑟尔公爵的外交与政治生涯刚刚开始。”

可惜,巴特勒还没来得及继续书写这部传记就去世了。我们一定期待同样的命运不要降临到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这位为一名伟大的“国际公仆”、学者撰写鸿篇传记的作者身上。这部传记长达近1000页,结尾时才写到1968年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华府首次被委以重任——担任总统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的国家安全顾问。起飞前滑跑了很长一段距离。

这不是质疑基辛格在20世纪历史中的重要性和知名度。现年92岁的基辛格是美国全球霸主时代的伟大人物之一。无怪乎他在先后担任国家安全顾问和国务卿期间曾15次登上《时代》(Time)杂志封面。此外,在1977年卸任后的几十年里,他依然继续受到明星般的关注。这部分是由于他任职时的作为使他成为阴谋论者的隐秘宠儿;这本传记的下一卷想必会谈及此类争议。基辛格对公共辩论(一直持续到今日)经常性、权威的干预也使自己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他提出自己的观点,不仅是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外交官,还是一名优秀的历史学家。也许正是后面这一点吸引了弗格森——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历史系教授、纸媒和电子媒体活跃的撰稿人。他对传记对象的早期学术著作进行了广泛的分析并且大量引用,仿佛这一切理所当然会揭示出当基辛格在总统权力之下转变成世界最强大政府核心圈子中的一位政策制定者时可能具有的行事作风。这些段落实际的作用是提醒我们,基辛格并非生活在价值中立之域;他显然受斯宾诺莎(Spinoza)和康德(Kant)的影响比受到马基雅维利(Machiavelli)的影响更大。

但我们可以从基辛格从政多年之后的著述中更多地了解他的策略和战略。例如,通过阅读1994年出版的经典著作《大外交》(Diplomacy),你可以了解他作为一个政策制定者头脑中的先占观念。该书阐述了为现代世界带来最持久稳定的两个国际体系的重要相似之处:1815年至1914年之间的“欧洲协调”(Concert of Europe)以及二战后美国主导的体系。如今,通向世界秩序的道路更加难以辨别和前行。

基辛格从巴伐利亚——那里的犹太社区遭到纳粹团伙的恐吓——的工业城镇菲尔特(Fürth)来到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领导下的、“快乐的日子又回来了”时期的纽约,这段个人旅程可以让我们对他的价值观和勇气有很大的了解。起初,他对自己的新家园的感情是相当矛盾的。在1939年写给一个朋友的信中,他写道,像其他许多首次踏入美国的欧洲人一样,他不得不在自己赞美的事情与谴责的事情之间保持平衡:“除了过量的财富、极端的贫困。然后就是个人主义!你完全只能靠自己,没人在乎你,你不得不自己往上爬。”

这正是他所做的:首先,作为一名公民和士兵在欧洲战斗,然后,作为一份子,参与了战后非纳粹化运动,并在集中营发现了纳粹主义对数百万犹太人、同性恋者及其他少数族群来说意味着什么。他细致地向自己的父母解释,为什么自己的工作不应该涉及追求复仇。公正与坚强同样重要;他并没有失去对德国是欧洲文明中心的坚定信念。他曾指示那些为他工作的人“不要失去任何机会以言行证明我们理想的坚不可摧”。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