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巴黎恐怖袭击

打击ISIS不能孤立俄罗斯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主席哈斯:俄罗斯战机被土耳其击落一事如果升级为一场危机,那么ISIS将成为大赢家。俄罗斯与土耳其不太可能就此闹僵,但由此分散的注意力,可能会使巴黎恐袭后构建打击ISIS国际阵线的努力偏离轨道。

一架俄罗斯战机被土耳其战机发射的导弹击落。北约(Nato)成员国代表召开“特别会议”讨论这起事件。这让人感觉像是上世纪50年代、冷战之类——但表象是误导人的。

这件事还未演化成一场危机,但如果让已经发生的情况继续恶化甚至升级,那么“伊斯兰国”(ISIS)将成为大赢家。依靠俄罗斯提供天然气的土耳其不太可能与之闹僵。但这件分散注意力的事可能会使巴黎恐袭发生后构建打击ISIS更强有力国际阵线的努力偏离轨道。

如今的俄罗斯只有苏联版图的一半大小。依赖石油出口的该国经济正在萎缩,其外交政策的驱动力不再来自具有全球野心的意识形态,而是来自民族主义与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形象的融合。俄罗斯对克里米亚及乌克兰东部的入侵行为与中东正在发生的事情并无关联,但贯穿这一切的主线是普京为他的国家寻觅更大角色,这在国内很好使。我们需要客观。俄罗斯不再是超级大国。它对西方利益不时构成的威胁应当得到应对,但不应被夸大。

土耳其也不再是以前那个坚定的北约伙伴了。如今的土耳其在更大程度上是名义上的盟国。难以回避的讽刺意味在于,土耳其总统与普京有很多共同的反自由主义倾向。更重要的是,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领导下的土耳其并不认可美国及西方在中东的目标。没错,土耳其允许美国飞机使用位于因切利克(Incirlik)的空军基地打击ISIS,但对抗ISIS并非安卡拉的政策重点。土耳其政府反对库尔德民族主义,正在尽一切可能削弱库尔德人,而后者是美国及其盟友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打击ISIS的作战中最近似于第一线军事伙伴的力量。土耳其并未采取措施阻止ISIS招募的外国新兵经由该国前往叙利亚。

那么美国和欧洲的北约成员国该做些什么呢?有益的做法是避免对已经发生的事反应过度,也不要将俄罗斯当成不共戴天的敌人。俄罗斯对叙利亚的许多政策都值得批评,包括它对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显然不加批判地支持,以及打击阿萨德政权的反对者而不是ISIS。但俄罗斯努力支撑阿萨德政权并不是完全帮倒忙。在一个可行的替代政权准备好执政之前就推翻阿萨德政权,并不符合西方的利益。ISIS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人们对其气势和不可阻挡的观感,它还没有能力掌控大马士革,它自封的“哈里发”只是名义上的,而不是现实的。

而且俄罗斯的政策还有演变的可能。当ISIS的炸弹在埃及上空导致俄罗斯一架民航客机坠毁时,普京和俄罗斯为支持阿萨德付出了代价。莫斯科遭遇类似于巴黎的恐怖袭击可能只是时间问题。这对普京将是无法忍受的,他有可能会改变国家政策方向。

这一切的结论是,美国、欧洲和反对ISIS的阿拉伯国家应利用此次事件作为契机,进一步影响俄罗斯的政策,而不是孤立或羞辱它。有两个问题应该优先考虑。首先,应该与俄罗斯加强商谈,协调各国军队的行动。重点必须是削弱ISIS。如果这意味着俄罗斯成为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正在打造的自愿联盟的一员,那也没什么不好。为了在某些事情上达成一致,没必要同意一切。

其次,外交活动应当聚焦于在大马士革建立一个新政府的计划。在阿萨德继续掌权的情况下推行一项打击ISIS的战略是可行的,但他在台上是一个很大的不利因素,使西方不可能与叙利亚政府进行军事合作,还帮助ISIS招募新兵。如果俄罗斯能让阿萨德自愿住到莫斯科郊外的别墅里,那么让俄罗斯扮演中心角色的外交努力就是值得支持的。

本文作者是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主席

译者/何黎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