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剃刀边缘

小时候的游戏和娱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渭北台地的孩子,在拔草、帮大人干活外,就是玩耍。现在想想,能耍的东西,也就那么几样——乒乓球、泥巴、铁环、弹弓、连环画……

(本文为作者“故乡在童年那头”系列之二十一)

渭北台地的孩子,在拔草、帮大人干活外,就是玩耍。现在想想,能耍的东西,也就那么几样。

乒乓球。我最早的玩具是一只乒乓球。那是爷爷从绛帐火车站买回来的。在我的记忆里,它是橙色的精灵,爷爷将它抛起来,让我去接。它在空中转动,飘移,我用双手去接,接住了,它就安静地躺在掌心里,睡着了一般。

泥巴。雨过天晴,小伙伴玩起泥巴,最初我是远远看着。他们和好泥,摊平,做成葱花饼样,四周竖起,若烟缸状,于中央位置戳出一个小孔,吐口唾沫在孔周围,将其置于手心,开口朝上,猛地往硬地上一甩,随即发出“啪”的声响,……谁的响,谁就摆出胜利者的姿态。后来,我禁不住诱惑,也动手参与了比赛。

铁环。在外面当工人的带回乡村,随即成为时尚。滚铁环,锻炼孩子对力量和节奏的把控。怎样让铁环滚得流畅,还不是太简单的事情。我借人家的铁环玩过,在疙疙瘩瘩的土路上,一直滚下去,常常令人紧张,生怕被土疙瘩碰飞了。大队部和学校操场是大家最喜欢的比试场。

弹弓。名义上是为了打吃粮食的鸟雀,实际上更多用来恶作剧,比如射电线杆,射玻璃窗,射移动的汽车,甚至射漂亮女子的臀部。在敌对两村孩子野战时,弹弓就自然变成了大杀伤力武器。

木猴。难度最高的技术,看高手表演非常过瘾:鞭子抽打在陀螺身上,发出清丽的响声,能持续旋转数分钟。这里面有让人着迷的地方,力量与平衡。

扑克。其实,大家最喜欢的还是打扑克。常玩的有争上游和五十K,纯粹的游戏,却让人乐此不疲。大人们坐在十字路口吆喝着甩牌,我们则是躲在僻静处,有时就藏在柴火垛子里,怕大人喊我们干活去。扑克似乎有无穷的魔力,让我们为之着迷。

军棋。有指挥三军、当司令官的兴奋。对弈双方最怕裁判做手脚,因而对其产生了信赖和怀疑的双重心理。

象棋。相比之下,象棋易懂难下。它要求执棋者有一定的推演能力,具备车马炮卒相士各兵种综合调度的能力,以及对全局的整体把握,很难引发孩子的兴趣。五爷是村里的象棋高手,一有空就在照壁下与人鏖战。我经常蹲在旁边观看,揣摩他纵横捭阖的谋略,渐渐也会下了。

连环画。看连环画,可算是奢侈的精神生活了。贫瘠的年代,图画带给我们大欢喜,画里的人物、山水、屋舍、动物、武器等,无不令人惊奇。禁书和连环画打开了我对域外的想象。

(注: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