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揭示三大难点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降杠杆去产能必定导致经济下滑,能否兼顾稳增长?鼓励农民买房后,就业和社会服务是否可以保证?这与地方政府收入下滑之间的困境如何协调?

岁末的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亮点不少,会议提出明年中国经济的五大任务: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并围绕上述任务落实提出不少新颖表述:如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化解产能过剩;加快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化解房地产库;降低社会保险费,帮助企业降成本等等。在笔者看来,上述措施的推出体现了决策层平衡稳增长、调结构与促改革的顶层设计。

与此同时,笔者认为关注美好愿景如何落实同样是关键。毕竟存在一些看似矛盾的目标,在操作中自由发挥的尺度很大。例如,降杠杆、去产能必定导致经济下滑,稳增长能否兼顾?鼓励农民买房后,就业和社会服务是否可以保证?而这又和地方政府收入下滑之间的困境如何协调?

如此一来,不少问题在落实过程中存在不确定性。实际上,12月中国审计署发布的稳增长跟踪审计结果,截至10月份,铁路、水利等重大建设项目进度缓慢延滞,有些项目完成10%都不到,便足以说明难点在于落实。因此,明年能否做到增长放缓中的结构转型,加快改革又不至于经济失速,还需对以下三个方面的难点有充分准备。

第一,如何在全球经济疲软中防范金融风险?

2016年海外经济的不确定性空前加大,体现在:

首先,美联储危机之后首次加息,但全球经济走势并不明朗,金融市场动荡不会减少。在笔者看来,美国经济复苏主要体现在服务业,尤其是地产与金融业,而二者对宽松货币政策依赖较重。其实美国制造业表现不佳,11月ISM制造业PMI跌至48.6%,且结构性改革进展缓慢,如非能源贸易逆差高于危机之前。前期低利率透支消费能力,以及劳动生产率提升缓慢,复苏前景的不确定性影响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步伐,预期分化加剧金融市场波动。

其次,发达经济体中,欧洲日本面临抗通缩,形势严峻。伴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如今发达国家货币政策已然出现分化,欧洲、日本抗通缩压力超出预期。特别是一直被视为全球贸易晴雨表的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目前跌至破478,已差于次贷危机时的509点低位,且创‎1985年1月该指数创建以来最低水平,预示明年全球经济困境。而考虑到油价超低位、铁矿石价格下跌以及供需失衡,全球何时走出通缩尚不可知。

最后,新兴市场国家危机重重。全球经济疲软,美元走强加剧债务负担以及资金撤离,新兴市场自2014年以来已经遭受重创,明年或继续恶化,巴西、俄罗斯更是重灾区。如今年巴西GDP预期降至1.5%,创下自2008年12月以来的最糟糕纪录。俄罗斯面临低油价与地缘政治风险,加剧经济衰退的严重程度。与此同时,新兴市场货币贬值风险加大,哈萨克斯坦、阿根廷、阿塞拜疆等相继取消汇率管制凸显资本冲击压力,明年亦是动荡之年。

除了明年全球经济的整体困境并不比金融危机时乐观,金融市场动荡局面也未见得比今年轻松。这就意味着不仅受制于新兴市场需求疲软,美国需求复苏难以弥补缺口,明年中国出口形势比今年更严峻。更意味着明年中国经济依然面临外汇市场动荡与资本项目流出的双重压力。

可以看到,今年“811”汇改之后,人民币大幅贬值,虽然后期央行出手,但干预成本也不小,外汇储备一年之内从3.8万亿美元降至3.4万亿,情况严峻时外储单月下降超过900亿美元。加入SDR以后,人民币再次对美元贬值,人民银行发布CFETS汇率指数呼吁重视一篮子货币,是改革决心亦是外部环境恶化下的不得已之举。与此同时,国内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如果又要面临压缩产能、去杠杆,又要面对资本项开放,防范资金流出与海外动荡对中国金融安全的冲击,是明年的最大考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