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5年度报告

2015年台湾纪事

台湾《新新闻》周刊总主笔顾尔德:2015年,台湾上上下下处在一种诡谲的氛围中:不管好坏,大家都在等着这一年赶快过完。民众心头都很笃定,2016年台湾社会将走入一段与过去7、8年来完全不同的进程。

2015年,台湾上上下下处在一种诡谲的氛围中:不管好好坏坏,大家都在等着这一年赶快过完。民众心头都很笃定,2016年台湾社会将走入一段与过去7、8年来完全不同的进程──不管是好是坏。

2016年1月16日,台湾将举行大选。执政8年的国民党会下野,民进党党主席蔡英文成为下一任总统,几乎已成为定局──即使在2015年春天,这样的预期已在多数人心中形成。

2015年只是个过渡。换一本新的日历后,台湾的政治将 “reset” ── 重新开机。人民在这个过渡当中,一方面忍受着社会经济持续低潮,但也看到前方泛着亮光的转折点,社会力量在暗黑隧道中朝向这个光点前进聚合。

低迷郁闷是台湾社会近年的氛围,这种“闷”首先展现在经济上。

少数权贵掌控两岸交流利益分配

马英九政府从2008年执政以来,除2010年全球经济从金融风暴谷底出现一波反弹时,当年台湾经济成长率超越10%,其他7年,都在低档载浮载沉,最高成长率是3.92%,最低是-1.57%,台湾最重要的学术研究机构中央研究院2015年12月24日公布的预测是,2015年全年经济成长率预测是0.75%,比官方预期的1.06%还低。

GDP不足以呈现经济全貌。除了景气持续低迷,所得分配更加恶化,年轻人看不到前景。以台湾所得税申报资料分析,2008年马英九上台时,最高5%的家庭年所得是最低5%的66倍,2013年就暴增为99.4倍,创历史新高。

马英九政府执政期间,两岸经济统合造就了一批跨海峡的红顶权贵,他们囊括了所谓“和平红利”的大饼,更加剧所得分配恶化。以在中国生产康师父泡面闻名的台商顶新集团为例,顶新两岸政商关系经营有成,并在2009年回台投资,还曾被马英九称许为不只是“返乡鲑鱼”还是返乡“鲸鱼”。不料他们不是带着中国赚到的红利返乡,而是从台湾股市集资、向银行贷款炒作台湾房地产。看在买不起住房安身的年轻人眼中,顶新成了嗜血大鳄。

这些累积数年的问题已在2014年3月引爆了太阳花运动,这场运动也预告了国民党政权将在这一个任期结束就下野的命运。

太阳花运动的震波也传导越过台湾海峡,让北京了解到过去由前国民党主席连战、前副主席江丙坤等少数权贵掌控两岸交流利益分配,并不利于他们拉拢台湾民心,于是调整对台策略,喊出“三中一青”(照顾中小企业、中产阶级、中南部民众以及青年)的口号。

面对区域整合的不安

太阳花之后,台湾经济并没有好转,而且更进一步感受到来自对岸的政经压力。

在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下,北京限缩台湾国际空间,也让台湾在本世纪以来这一波区域整合潮流中被边缘化。再加上中国本世纪前十年经济快速成长,使台湾人民倍感焦虑。

这种不安在过去一年更加深。习近平提出“亚投行”计划,让台湾内部争辩着是否要积极加入中国领导的区域整合。加入,会不会重蹈过去几年台湾经济过度依赖中国,当中国经济下坡时,台湾受牵连的窘境?不加入,是否会在全球经济版图中更加边缘化?

接着,更大的压力出现在台湾经济的主命脉“资通讯”(ICT)产业──中国“红色供应链”在国家资金以及自製率规定等政策扶持下崛起,与台湾ICT产业竞争。中国业者高薪挖角台湾人才,还进一步想併购台湾公司。这场“台湾竹科与中国国家队”的战争,在中国紫光集团欲入股台湾第二大封装测试厂硅品逹到高峰。紫光老板赵伟国对台湾喊出:“台湾既然不让我们投资,我们就不让台湾的产品在大陆销售。”犹如宣示着两岸高科技产业的大战已进入肉搏阶段。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