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投资者必须看懂中国

FT专栏作家普伦德:要对全球增长做出可信预测,首先要看懂中国。正如上周中国股市所提醒我们的那样,中国的事态会产生溢出效应,影响全球市场。

全球经济扩张已经持续了这么久,以至于投资界在2016年初对众多风险感到担忧,这是可以理解的。地缘政治、网络攻击、通胀、过度负债、通缩,很多若隐若现的可怕因素让专业投资者辗转难眠。借用美国前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的话:情况肯定会发生。然而,在金融创新研究中心(Centre for the Study of Financial Innovation)最近一份有关银行业潜在风险的年度评估中,我饶有兴致地发现,在这项涵盖52个国家的调查中,银行家和其他人认为最令人担忧的风险相对平淡:经济复苏可能失去动力。

关于这种担忧的有趣的一点是其对新兴市场的关注程度。尽管遭遇持续放缓,但新兴市场仍占2010年至2014年全球增长的60%,按照全球购买力平价(PPP)衡量,新兴市场去年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超过57%。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2015年和2016年,新兴市场的增速将是发达国家的两倍,尽管很多新兴市场国家遭遇困境。

那么,要对全球增长做出可信预测,就有必要看懂新兴市场;而要对新兴市场做出可信预测,我们必须看懂中国,因为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比重很大。对于发达国家的增长和金融稳定,这里存在最大的问号之一。正如上周的事件所提醒我们的那样,中国市场的事态会产生溢出效应,影响世界其他地方的市场。中国经济的平稳转型和放缓是其他所有地区继续稳定扩张的先决条件。

尽管中国让全球市场措手不及的能力不应被低估,但我不肯定它会造成全球扩张严重不稳。当北京的政策制定者去年遭遇超过预期的增速放缓时,他们减弱了对推动经济从过度投资转向国内消费的热情,重拾过去的模式。地方政府在基础设施和房地产领域的投资再次增长,对不具盈利能力的基础产业的投资也是如此。货币政策也被放松,短期而言起到了良好效果,但进一步的浪费性资源错配会在以后造成代价。如今发达经济体也在付出代价,因为对全球已遭遇产能过剩的行业的投资将压缩回报率,从而阻碍投资。

至于其他发展中国家,它们不仅仅受到中国经济放缓的拖累。由全球银行组成的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指出,它们正在经历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的长期转型(中国也是其中的一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服务业所占比例已从上世纪90年代末的45%升至现在的53%,这将加剧潜在增速放缓,特别是在大宗商品出口国。

对于投资者而言,肯定会出现某个重返新兴市场的大好时机;过去一年期间有1万亿美元资金从新兴市场撤出。人气低迷暗示着机遇。然而,正如本专栏之前指出的那样,新兴市场并不是一个同质的群体。所谓的金砖国家(Brics)更是各不相同。巴西正陷于政治动荡和严重经济衰退;俄罗斯正受到油价暴跌的重创;中国正努力推动极其艰难的经济转型;印度正蓬勃发展。它们之间的共同点从未像现在这么少。

在新兴市场中,印度和墨西哥等国表现不错。然而,市场已经意识到这点。另一个令人不爽的事实是,大量学术证据表明,一个国家的增速与股市回报率之间没有关联。从新兴市场获利的方式是选择那些估值较低的市场。到了某个时候,有些人肯定会从南非、土耳其和俄罗斯赚到大钱。但在那之前其他人可能血本无归。在这些市场,只有极少数的人有本事选准时机。

回到本文开头的话题,我今年对市场的担忧更多的与地缘政治风险有关,而非纯粹的经济不利因素。但在今年第一周市场大幅震荡后,悲观论调很可能有些过头了。

本文作者是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译者/梁艳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