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6达沃斯

达沃斯:世界经济处于十字路口

出席达沃斯论坛的顶尖经济学家们表示,世界经济既有可能持续复苏,也可能遭遇全球金融危机的第三阶段。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展望突显2016年全球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

正在达沃斯出席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的一些顶尖经济学家表示,世界经济处于难以预料的十字路口,既有可能持续复苏,也有可能遭遇全球金融危机的第三阶段。

这两种反差鲜明的展望突显了围绕2016年全球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其背景是人们担心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以及新兴经济体企业的美元债务负担过重。

经济学家们表示,这种不稳定可能加剧已经在应对颠覆性技术变革的家庭和企业的脆弱性。

经济学家面临的这种两难困境,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版的《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中表露无遗。

尽管其核心预测相对乐观(预计2016年和2017年经济增长率将小幅回升),但《展望》也下调了经济增长预测,并承认存在严重的下行风险。

IMF首席经济学家莫里斯•奥布斯特菲尔德(Maurice Obstfeld)表示,自年初以来受到波动性冲击的金融市场有点“反应过度”,但他承认“新兴市场接下来将面临一段艰难的调整”。

本周汇聚瑞士阿尔卑斯山的一些大牌经济学家悲观得令人瞩目,他们认为,本次调整的难度将大于IMF核心预测的预期。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教授肯尼思•罗格夫(Kenneth Rogoff)指出,“债务超级周期的第三阶段似乎已经降临”。他说:“任何人如果还在讲对中国来说‘这次不同’的故事,肯定是把他们的头埋在沙子里。”

日内瓦国际关系及发展研究生院(Graduate Institute, Geneva)国际经济学教授理查德•鲍德温(Richard Baldwin)表示:“当前有很多脆弱性,个别而言它们暗示着问题和放缓,而不是大写的‘危机’。但这些脆弱性可能聚在一起,形成一场新的危机。”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Stern School of Business)教授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表示:“当前全球形势脆弱且日益恶化,却没有什么有效的应对措施。”

同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教授鲍勃•席勒(Bob Shiller)警告说,金融市场近期的下跌具有特别的重大意义。

“这一事件……以及进一步下滑的巨大风险,具有异乎寻常的显著性,”他表示。

与此同时,人数相仿的另一群经济学家尽管承认形势有可能变得更糟,但他们对中国保持健康的经济增速感到欣慰。评级机构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的首席经济学家保罗•谢尔德(Paul Sheard)预期中国经济扩张速度将进一步放缓,但表示,如果今年中国实现6.3%的增长,那仍将是积极的。

“我们不要忘记一件事,”谢尔德表示。“就对全球GDP的增加而言,中国今年6.3%的实际GDP增长相当于2009年大约14%的增长。”

另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教授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Christopher Pissarides)表示,美国很早就预报加息这一点应该有所帮助。

与此同时,中国“仍然保持不错的增长,而且政府似乎准备在向较慢增速的调整中提供帮助”。

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教授伊恩•戈尔丁(Ian Golding)指出了不应预期全球重新陷入衰退的另一个理由。

“相比过去几十年期间的情况,世界经济如今具有高得多的韧性,原因在于增长引擎的数量。就在中国放缓的同时,印度正在加快增长,且两国的增速都仍是发达经济体闻所未闻的,”他说。

如果说全球经济整体面临截然不同的前景,那么家庭和企业也在艰难应对技术变革进一步加快的可能性。

诺贝尔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教授内德•菲尔普斯(Ned Phelps)表示:“有关新技术可能进一步打乱发达经济体的忧虑似乎还没有影响商业信心,但这是一件令人担心的事情。”

译者/和风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