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

技术带来的七大变化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人们习惯把“技术”看成一个经济部门。这个定义太狭窄。我们需要在更大背景下评估当代创新。技术是工具,既提供机会,也暗藏危险。

如今人们习惯性地把“技术”说成一个特别的经济部门,包含精密电子产品制造、软件开发、以及提供依赖信息和通信技术的服务。

这是一种狭窄得离谱的定义。从石斧开始,人类发明的每一种方法都是“技术”。发明技术的能力是人类的本质特征。此外,计算机和互联网等新型通用技术的影响范围远大于狭义的技术领域。

我们需要在更大背景下评估当代创新。以下是有关这些变化的7点。

首先,近期的通信技术创新渗透速度快得惊人。2015年末,移动手机订户超过了70亿,渗透率达到97%,远高于2000年的大约10%。同期互联网接入的渗透率从7%升至43%。(见图表)

在经济层面,这导致电子商务崛起、产品能够“比特化”(比如音乐、电影、新闻媒体)的行业发生转变、“共享经济”兴起。在社会层面,这改变了人际交往。在政治层面,这影响了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关系。

第二,存在一道深深的“数字鸿沟”。2015年,发达国家81%的家庭能够接入互联网,而所有发展中国家的互联网接入比例为34%,最不发达国家的接入比例仅为7%。

信息就是力量。目前还不清楚,互联网接入的迅速普及会不会比互联网可用性方面的持久差异更重要。但我们有理由抱乐观态度。越过糟糕的通信和金融网络、实现跳跃式发展的能力已经转变了一些发展中国家。

第三,互联网和手机的普及并未带来生产率增速的持续提高。美国就是最好的例证。美国是新技术发展的领导者,而且在一个多世纪期间一直是世界上生产率最高、最创新的经济大国。

在截至1966年的10年里,美国的每小时工作产出每年增长3%,其后增长率下降,在截至上世纪80年代初的10年里跌至1.2%。在万维网问世后,该增长率在截至2005年的10年里提高到2.5%。然后又在截至2015年的10年里降至1%。

对生产力增长的来源进行解构突显了这一点。在截至2015年底的10年里,美国的“全要素生产率”(一种衡量创新的指标)平均每年只增长0.3%。

我们不应感到惊讶。正如美国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所指出的,清洁水、现代下水道、电力、电话、收音机、石油行业、内燃机、汽车以及飞机都是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问世的创新,它们带来的变革远远大于过去75年期间的信息技术。

针对这一点,一些人主张,统计学家未能正确地衡量产出,部分原因是未能把搜索等免费服务计算在内,这些服务产生了未经测量的巨大剩余价值。

然而,我们不清楚为何统计学家会在21世纪之初突然失去衡量新技术影响的能力。与上文阐述的道理一样,大多数新技术都会产生未经测量的巨大剩余价值。想想电灯对学习能力的影响吧。

第四,至少在三个方面,新技术加强了不平等扩大的趋势。第一是“赢者通吃”市场的崛起——少数成功人士、企业和产品主导了世界经济。第二是全球化的兴起。第三是金融交易和其它抽租金融活动的爆炸式增长。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