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6达沃斯

一次意味深长的赎回举措

邰蒂:企业的低调举措往往能反映出一些重大趋势

几周前,总部位于海滨城市厦门的中骏置业(China SCE Property Holdings)悄然宣布提前一年多时间赎回本金额3.5亿美元的未偿还美元票据。我很怀疑,许多在达沃斯踏着嘎吱作响的积雪出席世界经济论坛(WEF)的精英并没有注意到这一举动。由于市场暴跌、油价下挫、地缘政治局势极度紧张,他们的注意力转到了大量宏观层面的问题上。

但是,这区区3.5亿美元票据的命运却凸显出一种趋势,这一趋势有助于解释当前市场动荡的部分原因,同时也凸显出了中国、美国以及其他国家的政策制定者面临的难题。近年来,新兴市场企业——尤其是中国企业——总体上大幅增加了各自的美元债务。据国际清算银行(BIS)估算,整个新兴市场的美元债务如今已达4万亿美元,是2008年的四倍。其中四分之一来自中国。

对中国企业而言,直到最近,利用基于美元的市场发行债券或获取贷款还似乎是一项明智的策略。毕竟,美联储(Fed)一直将美元利率保持在超低水平,而且过去10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不断上涨。但如今,美国的利率周期已经转向,人民币也已走弱。此外,与中国最资深监管者在达沃斯所做的保证——即中国政府致力于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刚好相反,我采访的大多数与会代表都预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将下跌10%至15%。

一系列中国企业正试图通过不声不响地偿还美元债务——往往是转而融入人民币资金——来走到这股趋势的前头。虽然这些还款额微不足道,到目前为止估计也只有几十亿美元,但出席达沃斯论坛的一些中国和西方政府官员私底下认为,这股趋势将在未来几年里促成5000亿美元的资本外流。看上去,情况像是准套息交易将要发生逆转。

从许多中国企业的角度来看,这种发展态势是值得欢迎的。毕竟,提前赎回美元债券可能有助于它们避免违约。然而,如果这同时也导致资本外逃加快,可能使市场受到冲击,令其陷入动荡。

看起来,这股趋势仿佛在加快:据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估计,去年有近7000亿美元资金流出中国,大大超出之前的想象。这反过来说明了一个基本事实:达沃斯与会代表(以及其他所有人)需要记住,如果你想洞悉全球市场动荡的原因,光看宏观经济数据是没用的。从硬性的数据来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周发布的预测显然解释不了我们所见证的波动性的规模。

IMF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速为3.4%。虽然它大幅下调了对巴西的展望,但它仍预期中国的增速可达6.3%。

受政治和政策变化推动,资本流动方面将上演重大行动。在体系的最深处,各种形式的资金流动都在改弦易辙,对许多资产价格造成了意想不到的连锁反应。

中国的资本外逃是一例,能源业是另一例。当油价暴跌促使投资者大张旗鼓地从能源业撤资时,产油国正暗中出售所持的美国国债,并从资产管理公司那里撤资,因为这些国家的政府需要现金。与此同时,欧洲政治分裂的前景也令许多大型资产管理公司重新评估自己在欧洲的敞口。

从某些层面上说,资本流动畅通无阻正是我们所期望的。但对投资者和政策制定者来说,真正的问题在于,由于相关数据很不完整,人们极难追踪这些暗中转变的规模与速度。事实上,中国影子银行体系运作的不透明程度,已达到了2007年美国次级抵押贷款部门的水平。

如果你想了解全球市场的行为方式,不要只看经济数据,更不用为中国经济增速到底是6.3%还是6.4%发愁。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所有人都需要以更认真的态度关注微观层面的资本流动,而最重要的是,密切关注中国等国的政府如何管控——或不管控——这些流动。

译者/何黎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