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媒体

驱“蝗”记:一次不算成功的“自我审查”

FT中文网总编辑王丰:2014年,在我的建议下,香港《南华早报》曾要求全体采编尽量避免使用“蝗虫”等冒犯性词汇。这个貌似“政治正确”的决定却在香港引发不少批评和争议。

2014年2月下旬,香港媒体界就“蝗虫”这个具有冒犯含义的词汇,发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争议。

首先是本地英文大报《南华早报》以编辑部的名义向全体采编人员发出内部邮件,要求在报道中尽量避免使用“locust”或“anti-locust protests”(“蝗虫”或“反蝗抗议”)等表达方式。编辑们在邮件中解释说,“《南华早报》代表的是负责任的、不存偏见的新闻报道”,绝不容忍任何成见或具有种族性贬损含义的词汇。而“蝗虫”一词在相关语境中显然已经成了指代来自中国内地的访客的侮辱性称谓,因而除了在直接引语等极少数情况下,编辑记者们应避免使用。

近些年关注过中国内地与香港关系的读者,对这个词显然不会陌生。自2010年以来,由于内地“双非孕妇”大批来到香港生产、跨境水货客抢购导致奶粉等必需品短缺、以及部分游客的不文明举止等多种原因,香港居民对于内地游客和访客的不满情绪急剧上升,在网上论坛和社交媒体上有越来越多的人使用“蝗虫”一词描述内地人。2012年2月,一些网民自费在《苹果日报》等媒体刊登“香港人,忍够了”的蝗虫图案广告,这个具有歧视、贬低意味的词汇一时间家喻户晓,很多国际媒体也都予以报道。

《南早》就是在这样的语境下做出的上述决定。有趣的是,这个貌似“政治正确”的决定,在香港主流媒体中引发了不少质疑和批评。很多评论认为这是报社实行自我审查、限制言论自由。有本地学者从政治层面分析,认为《南早》此举意在讨好北京,甚至有人把此事与时任总编辑的中国内地背景联想起来。

其实,在报道中禁止使用“蝗虫”一词,是我向编辑部提出的建议。我当时担任《南华早报》英文网站scmp.com的主管编辑已经将近两年。以香港社会的政治气氛和报社内部复杂的族群关系,我对此举可能引起的争议多少有些预料。但于公于私,我认为这都是一个正确而必要的决定——尽管当初我给总编辑、几位副总编和多位部门主编写邮件时,更像是出于个人名义的吐槽,而且我也不确定他们能否采纳我的意见。

于公,我的出发点就是媒体的职业道德和社会责任。上文提到的编辑部内部邮件中的解释,比我自己总结得更加精炼有力。我在邮件中写道:“以美国为例,无论是否直接引语,哪家主流媒体会在文章中使用‘the N-word’?”(一个以字母N开头,具有高度种族侮辱性的词语,具体解释请见维基百科英文词条https://en.wikipedia.org/wiki/Nigger)这个词在美国社会中拥有较高的禁忌,主流媒体无论在报道、评论、或是直接引语中都不会使用它或它的任何变体。如果采访对象在一句必不可少的引语中提到,在平面媒体上会以“the N-word”来代替,或是直接交代“采访对象在此处说了一个侮辱性的种族主义词语。”在电视或广播上,至少也会被“哔”声盖掉。当然,就像任何禁忌一样,总有人对此持不同观点,这个词在美国流行文化中也时常出现。还存在这样的现象:当非裔美国人互相之间使用这个词,或以此自称,其冒犯程度会大大降低,甚至被认为可以接受;但其他族裔的人用它来指代非裔人士,则是万万不可接受的种族歧视甚至仇恨言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