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引力波

从引力波谈科学、哲学和自由的关系

许成钢:美国物理学家上周宣布,自爱因斯坦预言存在引力波以来,他们第一次直接证实了引力波的存在。这一重大突破刺激我们再次探讨中国科学落后的深层原因。

2016年2月11日,一组美国物理学家宣布,自从1916年爱因斯坦预言存在引力波以来,他们第一次直接证实了引力波的存在。这在人类科学历史上是个振奋人心的大消息。与此相似的上一次重大发现是赫兹1887年证实电磁波的存在(电磁波的存在是麦克斯韦在1864年发表的理论中预言的)。赫兹的发现奠定了无线电技术以至今天信息革命的基础。在科学上,甚至可能在应用上,发现引力波的重要性要超出发现电磁波。由过去两次重大科学发现以及相关的科学技术的发展看中国,中国的落后不容争辩。金钱的投入绝对不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纠其原因,众说纷纭。在人类的科学探索进入引力波阶段的这一值得纪念的日子,刺激我们再探讨中国科学落后的深层原因,制度的原因。

与此巧合,这一日的第二天,2016年2月12日,是中国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先生八十诞辰。方先生是中国第一个系统地研究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宇宙模型以及引力波的科学家。在文革期间,1974年人类第一次通过发现双脉冲星间接证实存在引力波后不久(这个工作获1994年诺贝尔物理奖),方先生就发表了论文,对双脉冲星和引力波的关系进行了更深入的理论探讨;而且更早在1972年他就已经发表了相关的相对论宇宙学的论文,其科学成就在国际上享有高度声誉。但因制度、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原因,他的研究工作自始至终不能在国内顺利展开,不得不与他所面对的各种禁锢,包括阻碍科学的哲学,进行顽强的斗争。

我认识方老师是在1977年,在家父许良英组织的“爱因斯坦问题读书报告会”上。在这个环境里,从方老师那里第一次知道了爱因斯坦关于引力波的概念、预言和几十年物理学界对引力波的探测;知道了宇宙大爆炸理论等;确切地知道了这些重要科学发展与马列哲学的基本冲突。

那是在1977年春。当时户口还是农村户口、身份为商务印书馆临时工的家父,在商务印书馆自己的办公室里,组织了这个读书报告会。我自幼(七岁)就因家父被打成右派,而被迫与其分离,仅维系有限的通信往来。尤其是从1963年到1975年间,我们从未见过面。后来因我自己被打成“反革命”(因文革时期系统研读马克思主义哲学和政治经济学而治罪),甚至连通信也长期中断。我们父子的团圆始于1976年秋,我从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困退”回北京。我在农村自学多年后,回北京求学心更切。与家父被迫分离十几年后重聚,其中的愉悦除了人伦之乐,更包括精神的,包括拜访他学界的朋友们为师。例如他物理学界的朋友,何成钧、邹国兴、汪容、朱兆祥、解俊民、戈革等,以及与他一起参与《爱因斯坦文集》翻译的朋友范岱年、赵中立、张宣三等。1977年春,家父提起,科大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在给他的来信中指出《爱因斯坦文集》中关于双星光谱一词的翻译错误,这使得家父非常兴奋,因为这个词关系到基本概念,关系到对验证狭义相对论的基本手段(方励之在《许良英先生九秩贺》专门提到这个使他们结为挚友的事件时解释,“用双星光谱的时间变化可以证明,不同颜色的光在宇宙空间中的传播速度一样。 它是支持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的一个有名的观测。)。相关译法是家父与物理学界几个老朋友反复斟酌而未能解决的问题。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