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律所

抑郁的律师

迈耶霍弗:律师事务所独特的竞争很残酷,也很辛酸

威尔•迈耶霍弗(Will Meyerhofer)有一名二十多岁的客户,是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的的助理,当工作让她感到难以承受的时候,她会在办公室里找一个安静的房间悄悄溜入去,关上门,放下窗帘,开始哭泣。泪眼朦胧中,她隐约听到声音从墙的另一边透过来:那是一名同事在隔壁房间里抽泣。

迈耶霍弗用这个故事来表明潜藏在一些律师光鲜表象下的辛酸。“律师事务所的合伙制结构、计费小时制和残酷的竞争在某种程度是独一无二的,”他说。

这位曾担任律师的心理治疗师在纽约翠贝卡区(Tribeca)工作,他开拓了一个专门针对法律人士的利基市场;一些他通过Skype提供咨询的客户远在英国、日本和印度。迈耶霍弗表示,不断有焦虑不安、心力交瘁和抑郁消沉的律师前来找他。尽管银行业因为严苛的工作条件而受到关注,但他认为,律师们的情况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在银行业,升职不容易,不过人们可以寄望于工作状态或许会随着级别攀升而改善,而律师们的情况就不是这样了。

“你一辈子都在做相当于银行分析师的工作。工作很辛苦,即使你回家了它也如影随形。”这种对律师工作和文化的熟悉意味着迈耶霍弗能和律师产生共鸣。在客户的治疗疗程中,一些专横的老板的名字被不断提起。

在芝加哥工作的艾伦•莱文(Alan Levin)是这个由律师转行的心理治疗师组成、专门针对法律人士的心理治疗所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他表示,虽然曾经担任律师显然不是理解律师处境的先决条件,但这样的经历肯定是有帮助的。“客户在提及他们经历的一些事情时,不用费力对其进行解释,”莱文说。

这位前劳工法律师表示,在公司里工作跟在心理治疗所工作可能迥然不同。没在公司里工作过的治疗师可能会建议客户,可以拒绝在周六工作。“他们不理解拒绝工作有时候会让人感觉多么不可能。”

上过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和纽约大学法学院(New York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之后,迈耶霍弗进入了苏利文与克伦威尔律师事务所(Sullivan & Cromwell),在那里的证券和资本市场部门工作。他说,自己那时感觉格格不入。

“我讨厌这份工作。我不适合当公司法律师——竞争非常激烈、加班时间很长、做一些非常具体的工作。”最后,他被“委婉地请走了”。

今天,他回顾过去,意识到他当时既焦虑又抑郁。在律所工作的那段时间,他经常失眠,还增重了45磅。在重新接受培训成为一名心理治疗师,并撰写博客讲述法律职业对情绪造成的影响后,他发现了一些看起来总是非常快乐的前同事坦陈自己感到焦虑和自我怀疑。“我之前没有意识到有这么多同事如此痛苦。”

作为一名治疗师,迈耶霍弗遇到了很多在他看来在潜意识地破坏自己职业前途的客户:比如,顶撞老板,暗地里希望老板或许会给他们一笔遣散费让他们走人。他问客户:如果你明天就被解雇了,你会有什么感觉?许多人的回答都是:解脱。

一些女性客户说自己被边缘化、受到性骚扰或者被交付照看级别较低的同事等琐事,因而感到沮丧。

治疗师的客户是一个自我选择的群体。他们之所以接受治疗是因为他们需要帮助。无论如何,迈耶霍弗的律师客户并非都感觉工作令他们痛苦。“有些人热爱法律,”他说。他也不会总是劝告那些感觉被工作困住的客户递交辞呈。调整岗位角色,或者平级调动,可能会更好。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