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癌症

攻克癌症:拜登的“登月计划”

FT专栏作家邰蒂:美国副总统拜登在儿子死于脑癌后,决心发起一个治愈癌症的“登月计划”。我对他的成功几率有些怀疑,但拜登也许有能力推动这一愿景。

1月的某一天,我挤进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EF)一个拥挤的会议室,听美国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谈论发起一个“登月计划”(moonshot)治愈癌症的努力(moonshot是个美国流行词汇,代指高风险和潜在高回报的研究形式)。

这极其发人深省,原因有两个。首先,当我近距离观察拜登的表现时,我终于意识到为何民主党的元老们数月以来一直在说,如果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无法激励选民,拜登将是他们青睐的总统候选人。

拜登可以轻而易举地与观众交流,遗憾的是,希拉里经常欠缺这点:尽管他迟到了很久才露面,但他在“登月计划”会议展露出来的魅力让观众几乎原谅了他。当他解释他为何参与这项“登月计划”时(因为他自己的儿子死于脑癌),他的话令人信服。“我经历过癌症这个可怕的词,这是人们在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希望听到的最可怕的词,”他表示,“如果我竞选(总统),我希望成为一位改变癌症面貌的总统,我们绝对需要登月计划。”

但此次会议如此发人深省的更重要原因是,拜登将各种类型的人召集在了一起。一些人是经典意义上的医生,包括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所长托比•科斯格罗夫(Toby Cosgrove)和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首席医师何塞•巴塞尔加(José Baselga)。但很多人不是。其中有来自其他行业的教授和软件集团SAP首席执行官比尔•麦克德莫特(Bill McDermott)等IT专家;麦克德莫特热衷于解释研究人员如何能够利用大数据技术寻找癌症变异的规律。

发表演讲的还有生物学家和化学工程师、麻省理工(MIT)化学工程负责人保拉•哈蒙德(Paula Hammond)。正如哈蒙德教授认为的那样,科学家可以从化学工程领域借鉴纳米技术创意,以突破生物屏障。

“如果你问心理学家或哲学家,化学工程师在抗击癌症中的作用(可能)是什么,或许没有现成的答案,”拜登解释称,“但我的儿子患了癌症,他曾经谈到的一件事是血脑屏障。”

不同类型的人聚集在一起说明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很多科学家意识到,若要有任何机会治愈癌症,他们就必须突破医学“竖井”。当今医学的一个重要悖论是,尽管科技日趋跨越医学“竖井”,但医学研究人员比以往更僵化地固守自己所在的狭窄领域。拜登和其他人强调,突破这些“竖井”几乎与在癌症“登月计划”方面投入资金一样重要(据估计,拜登癌症项目的总投入为10亿美元)。“当你回家与朋友们讨论治愈癌症时,我打赌没有人会说‘数据’和‘标准化’,”他解释称,“但我们必须找到突破这些‘竖井’的办法。这一点至关重要。”

从这方面来说,拜登是否有成功的机会?如果你与在庞大的美国医疗体制内工作的个人探讨,你很难乐观。最近,我参加了在巴尔的摩举行的一场医学辩论,听到官员们恐惧地介绍困扰着强大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的那些“竖井”(该协会貌似有27个不同的部门,彼此间往往不愿合作)。去年,我还听到罹患帕金森症的演员迈克尔•J•福克斯(Michael J Fox)讲述了影响帕金森症治疗研究的“竖井”;的确,福克斯创建自己的研究基金会的原因之一恰恰是他对自己目睹的这种各自为战的格局感到害怕。

然而,即便我对拜登的成功几率有些怀疑,但他至少会因为提出这个问题而受到赞誉;如果说有谁拥有足够强大的政治实力推动变革,这个人或许就是他。他表示:“我在对付官僚拖延方面非常粗暴。”不管他的“登月计划”会实现什么(或者不会实现什么),对于他而言,这或许比他在污秽的总统竞选中在爱荷华州、新罕布什尔州或其他角落可能实现的任何成就都更有意义。

我祝他好运;历史有时会造就奇怪的转折。

译者/梁艳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