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乌干达

乌干达总统该不该退位?

皮林:糟糕的领导人因为担心报复而恋栈,优秀的领导人不愿下台是因为笃信无人胜任。但留恋权力意味着,打造未来所必需的各种机构遭到空心化,这正是乌干达的现状。

同许多非洲领导人一样,约韦里•穆塞韦尼(Yoweri Museveni)即便在通过枪杆子夺得政权之时还在宣扬民主。1986年1月,他率领的全国抵抗运动组织(National Resistance Movement)攻占了坎帕拉,3天后,这位乌干达新领导人在就职演说中发表了滔滔雄辩,谈到政变与反政变的恶性循环败坏非洲的政治生态。“我们经历过一个统治集团赶跑另一个统治集团,结果却是迎来了比之前更糟糕的统治集团,”他说,“我们计划的首要着力点是恢复民主制度。”

那些激动人心的言论发表30年后,穆塞韦尼仍掌控着这个国家。除非爆发当年将他推上权力宝座的那种暴力动荡,否则他至少将再担任5年总统——乌干达刚刚举行了问题多多的选举。在经过一场被恐吓蒙上阴影的竞选之后,穆塞韦尼将开启第5届总统任期。他早已将宪法修改过一次,废除了最多连任两届总统的限制。如果他能再次修宪——取消总统年龄不超过75岁的限制——已经71岁的穆塞韦尼或许能继续担任乌干达领导人至80多岁。

对于曾说过非洲的问题就在于国家领导人“恋栈”的人来说,这可是一项壮举。即便如此,穆塞韦尼还不是掌权时间最长的领导人。赤道几内亚总统特奥多罗•奥比昂•恩圭马•姆巴索戈(Teodoro Obiang Nguema Mbasogo)与安哥拉总统若泽•爱德华多•多斯•桑托斯(José Eduardo dos Santos)的执政时间都达到了36年。刚到92岁高龄的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紧随其后。今年4月,穆加贝将庆祝自己担任津巴布韦领导人36周年,他还誓言要再次参加2018年大选。通过政变这种老方法上台的冈比亚总统叶海亚•贾梅(Yahya Jammeh)曾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如果真主有意,他愿意再干10亿年。他没有提到人民的意愿。

世人面临的诱惑在于,把强势领导人——当然是那些合适的领导人——视为虚弱、陷入困境国家的最佳出路。著有《非洲的民主》(Democracy in Africa)一书的学者尼克•奇斯曼(Nic Cheeseman)说,实现民主体制的先决条件通常应包括“一致的国家认同、强大且自治的政治机构、发达且充满活力的公民社会、有效的法治以及强劲且运行良好的经济”。若是这样的话,那么,不幸的是,大多数非洲国家都谈不上实现民主。

在亚洲,一些最成功的经济体——从台湾到韩国,当然还有中国——都是在独裁统治时期实现了经济起飞,即便其中一些经济体最终形成了稳健的民主政体。非洲的问题在于没有出现像中国的邓小平或者新加坡的李光耀(Lee Kuan Yew)那样有水平的领导人——或许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除外。

平心而论,我们也不能全盘否定穆塞韦尼的总统生涯。当政的第一个10年期间,在结束了伊迪•阿明(Idi Amin)的恐怖统治后,他为乌干达带来了一段时期的政治稳定。经济实现快速增长。基础设施得到修复。在抗击艾滋病疫情方面,穆塞韦尼比多数非洲领导人——有些可耻地根本不重视——做得更好。

然而,奇斯曼说,成功领导人的问题在于“他们开始相信自己的宣传造势”。他说,恶棍和窃国大盗因为担心报复而恋栈,而较好的领导人不愿下台是因为他们真的相信没有别人能胜任这份工作。在他们的想象中,离开了自己的铁腕统治,国家将再度陷入贫困或混乱。但抓住权力不放意味着,打造未来所必需的各种机构遭到空心化。这正是乌干达所发生的情况。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