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慈善

慈善法,请不要给腐败送去枪支弹药

中国公益人才让多吉:《慈善法》草案中“管理费”和“合作公开募捐”的规定,可能为政府和官办慈善公益组织留下腐败空间。慈善组织行业约束和信息公开才是重点。

“开门立法”曾被称作《慈善法》立法的进步,殊不知,“闭门通过”也许才是中国立法的常态。前几天上“两会”讨论的《慈善法》三审稿,根本不管之前人大公开征求的意见如何,却把一些有“利益集团”私货之嫌的内容塞在里面,静等表决通过。

本次的草案条文在两个方面问题很大:一是“公募”和“非公募”之区分,二是原封不动的“管理费”。两者结合在一起,影射出官办慈善机构对社会公众捐款“吃肉喝血”之后,社会公众还要 “谢主隆恩”的荒诞景象。看来,治理慈善腐败顽疾的决心要被搁置,国内慈善公益事业的发展仍将面临诸多问题。

首先,说不清道不明的“管理费”,会让社会公众对慈善公益组织误解加深,人为地削弱了大家对慈善公益事业的信任与支持。

稍微了解中国慈善公益组织内部运作的人都知道,现行《基金会管理条例》中关于“管理费”的规定产生于以往“行政乱收费”的大背景,如果在《慈善法》中继续保留“管理费”, 这很容易成为政府主管部门和官办慈善机构预留的特权和腐败空间。

审议中的《慈善法》第60条规定:“慈善组织中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基金会,开展慈善活动的年度支出,不得低于前三年收入平均数额的70%,年度管理成本不得超出当年总支出的15%。” 该条款在全国人大公开征求群众意见的一审、二审草案中都没有。此条款如不删除,中国慈善公益行业就永远摆脱不了“郭美美”的阴影。

原因何在?首先,我们看看官办慈善公益组织大部分的运行流程:上面拨款、基层发钱,财务点点鼠标转帐,领导签字审批。如此简单的操作流程抽取15%的管理费,实在太值了!如果一个国家级的官办慈善组织将一笔项目善款从中央拨付到省、到市、到县,一路下来,理论上最多收取60%的管理费,这是不是很可怕?再举一个例子:某慈善总会挂靠的一个专项基金,善款多达亿元以上,每年支出善款千万元之多,你们算算某慈善总会一年要抽多少管理费用?记住,这还仅仅是其中一个专项基金。

其次,官办慈善组织大都是行政编制或事业编制,他们的工资由公共财政划拨支付,办公用房都是国有资产,不用缴房租,他们收的那些“管理费”究竟是怎么花掉的,从来就是秘而不宣。

此外,官办慈善公益机构享受着公共财政支付的工资和房租,财务人员只要轻点鼠标拨付捐款,就能提取“管理费”,而民间慈善公益组织接受企业、社会公众在纳税之后的捐赠,每一个人的工资、办公房租,乃至“残保金”的缴纳都需要从善款中支出。同样是从事社会救助以弥补公共政策的不足,民间慈善公益组织难道天生就是多干活少拿钱的劳苦命?

那么,慈善管理比较完善的国家和地区,为什么没有“管理费”一说呢?原因很简单,就四个字——“透明公开”。不管你是英国王室的基金会还是美国比尔•盖茨基金会,只要你收了捐款享受了税收优惠,怎么花钱政府不干涉,但是,你必须给社会公众说清楚。

“两会”分组讨论的时候,全国政协委员、研祥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陈志列直言:“15%的管理费太高了!”我专门前往其所担任董事局主席兼总裁的研祥集团官网查看,以一探陈委员为何出此言论。官网显示研祥集团有具体数额的现金捐赠仅有30万元一笔,接受方是全国性的某官办基金会。所以,陈志列委员以自己不多的“慈善经验”发此言论,完全可以理解。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