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慈善

慈善法,请不要给腐败送去枪支弹药

中国公益人才让多吉:《慈善法》草案中“管理费”和“合作公开募捐”的规定,可能为政府和官办慈善公益组织留下腐败空间。慈善组织行业约束和信息公开才是重点。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NGO研究所所长王名表示,在美国的一般慈善组织的平均成本约为24%,有的能达到40%、50%。对于一些以提供服务为主的慈善组织来说,人力成本是主要的支出。

为什么美国各类慈善组织的成本差幅如此之大?因为不同的组织服务社会的方式不同,费用构成不同。美国怎么管理呢?简言之就是“透明公开”。美国国内税局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在慈善组织中推行“990表”。美国国内税局把慈善组织每年上报的“990表”信息提供给慈善监督机构,所有信息全文上网,供媒体和公众监督。我认为这才是确保慈善组织服务于公众的关键,而不是用法律规定可以收取15%的“管理费”。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很多参与《慈善法》讨论的委员们,很大一部分弄不清楚“管理费”究竟是怎么回事。在《慈善法》三审稿中“僵尸复活”的“管理费”,是慈善公益组织发展中的“恶性肿瘤”。因为概念不清、界定不明,一直给社会造成一个社会公众捐款做善事,所有慈善公益组织都靠“抽成”过日子的假象。殊不知,这只是官办慈善组织的特权。

慈善公益机构透明的运作和健全的社会监督体系,胜过所有严苛的制度。在现代社会,政府通过法律多获得一个“裁判权”,政府就多一份权力,公共财政就多一份支出,运行时就多一份腐败的可能性;而社会公众就会少一份自由,少一份公共福利,少一份发展创新的可能。

一个如此简单的事情,为什么在中国要搞得这么复杂呢?

前面说的“管理费”只是《慈善法》给“腐败”提供的子弹,而《慈善法》三审稿第28条之规定——“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者个人基于慈善目的,可以与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合作,由该慈善组织开展公开募捐,募得款物由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管理。”才是《慈善法》给“腐败”提供的枪支。

《慈善法》三审稿第23条规定:“依法登记或认定满两年的慈善组织,可以向原登记的民政部门申请公开募捐资格。慈善组织内部治理结构健全、运作规范的,民政部门应在申请受理之日起二十日内发给公开募捐资格证书。”按照此条规定,民政部门是慈善组织“公募”资格的审批机构,而草案第28条又把第23条规定的政府“公权”转移给以官办慈善组织为主的、取得“公募”资格的慈善组织。

单从法律上来看,《慈善法》这两条规定实际上混淆了行为人资格和行为资格,允许获得行为人资格的官办慈善组织转让“行为资格”,因而从法律上给获得行为人资格(公募权)的官办慈善组织制造了“权钱交易”的腐败空间,且认定为“合法”。

简单来说,如果政府审批公募资格还算是公平机制的话,那么第28条规定具有“公募”资格的公益组织转移“公募”资格与第60条“15%的管理费”相结合,简直就是给具有“公募”资格的公益组织创造了一门提取“管理费”的生意。这样的规定必然给慈善公益的发展带来法治和运营上的混乱。

名为“合作”,实为“转让”牟利,这种可能性的存在,使草案第23条的行政许可制度落了空。很可能,无资格的行为人向有行为资格的人交“管理费”以求“合作”,就可以从事本应要取得行为资格的公募活动了。这些人摇身一变,就能成为“国有大基金会”的一员,随时可以招摇撞骗。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