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我所经历的一段有意义的教育

在厄瓜多尔打开人生大门

黄泓翔:曾经彷徨找不到前进方向的我,在那次厄瓜多尔调研后,发现人生的大门从此处处敞开。如果想要做什么,去做就是了,所有的人都会帮助你。

【编者按】FT中文网与壮志计划项目组联手推出专栏“我所经历的一段有意义的教育”,集结具备海内外多元背景的撰稿人,通过个人故事探讨教育的本质。教育不囿于校园,它浸入坊间、市井、田野、途中,和人际之间;教育重塑个体,创造自我探索的可能性,同时折射社会的精神风貌。

2011年的尾巴,我的内心是十分焦虑而惶恐的。

像许多人一样,在本科阶段我做了大量的社会实践、实习、研究课题,表面看上去光鲜,实质上却找不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找不到能闪光的位置,更找不到应该前进的方向。那个时候,我来到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国际发展专业读研究生,就像许多本科毕业了却仍然彷徨的人一样,用读书为自己争取探索的空间。

如果说本科时候觉得自己还是出色的,到了哥大之后,面对这里的老师和同学,我迅速低到了尘埃里。

杰尼克•雷登教授便是这样一个人。他家是一栋并不算特别大特别奢华的房子,然而进去之后走廊两边都挂着照片:在非洲某地的探险,在东非小国刚独立的立法大会,在老上海的奇遇。教授随手从旁边拿起一个木头手杖,开始讲这是非洲多哥的古老兵器,以及这种兵器为什么打不过邻国。我逐渐了解到,年轻时的他已经通过法律工作游历过世界,帮东非刚独立的国家完成了立法,帮非洲小国与国际石油巨头打过官司。

“我希望我到您这个年龄时,也有您这样精彩的经历。”我对他说。他对着我微笑,眼神狡黠而充满引诱,仿佛在说:世界就在那里,你去啊。

布莱恩则是同学里的代表。三十岁出头的加拿大青年,永远带着腼腆的微笑,然而在课堂与聚会上说起自己的理想从来不含糊:“我希望终结世界的贫穷。”在他生日的时候,他跟大家说,不要花钱买生日礼物或者吃喝,而是用这个预算买一本《贫穷的终结》,送给身边的人。这些事情,让他在我们同学中极为引人注目。在他看来,你只需要去追求自己想做的事情,并且把它做到极致就可以了。

另一位教授霍华德•法兰其的一句话,大概可以概括我在这里的惊叹。那天,他带着满脸皱纹与笑容对我们说:“如果用经历来衡量人生,我的人生极其富有。”那一刻,我和我身边的青年同学们,都是充满艳羡的。甚至和我本科阶段实习过的单位的许多前辈相比,他都并非算经济上富有的,但是,本科阶段的实习期间,我从来没有羡慕过任何一位前辈,更没有想过希望成为其中的任何一员。

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部分同学毕业合影

我在哥大的外国同学平均年龄30岁左右,大多是工作过一段时间再来读书。他们的工作经历闪闪发光:麦肯锡、华尔街律所、国际NGO、总统办公室。他们的国际经历让我惊叹:非洲、拉丁美洲、东南亚小国、太平洋小岛。他们知道自己的人生激情在哪里,勇于寻找一种有意思且有意义的人生。

像许多哥大的中国学生一样,我们知道机会来自于社交,然而,这种networking(交际)在优秀程度不对等的情况下,其实是很困难的。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