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我所经历的一段有意义的教育

一趟没有尽头的创新教育旅程

黄英琦:我所经历的最有意义的教育,不是少时遇上启发我的老师、或读了我心仪的学科,而是有机缘走进教育界,规划了一所培育创意青年的高中学校。

【编者按】FT中文网与壮志计划项目组联手推出专栏“我所经历的一段有意义的教育”,集结具备海内外多元背景的撰稿人,通过个人故事探讨教育的本质。教育不囿于校园,它浸入坊间、市井、田野、途中,和人际之间;教育重塑个体,创造自我探索的可能性,同时折射社会的精神风貌。

我少时不是乖学生,成绩虽然不差,但总觉课堂沉闷,爱挑战老师,令老师恼羞成怒,要我在教室外罚站思过。

我一向厌恶填鸭式教育,不喜欢考试。因此,在父母的支持下,我在初中时毫不犹疑地逃离本地教育制度,进入国际学校,让我的生活中有机会留白、看书、思考、发白日梦。

我的耳朵颇灵敏,好奇心强,热爱接触多元文化。12岁那年我不想只学中英文,突发奇想,自己找到了一位居港法国老太太教我法文。法文很优美,我为之着迷,加倍用功,很快就学晓了。之后到美国读大学,继续修读法国文学,也学习西班牙文和德文,假期回来还学日文。还记得大学毕业回香港那年,爷爷拉长了脸问,你学这些乱七八糟的语言可以干什么?我只能低头不语。

原来,有意义的教育不一定尽在“正规”学习。

既然家里觉得我听得懂多国语言没用,我听从长辈的劝导,到英国读法律。伦敦却发展了我的艺术细胞,我狂迷文化艺术,每周看舞台剧、音乐会,还有数不尽的艺术电影。读法律是日间的事,我热切期待的,是下课后到南岸的英国电影中心看经典电影,有时甚至一天两场,之间的半个小时就坐在泰晤士河畔拿出法律笔记和案例温习。

不过,纵使我喜欢艺术,却老大不愿意定期学习乐器。学钢琴是苦差,一星期一课,在家却提不起劲练琴,结果进度很慢,每次被钢琴老师批评。

现在回想,我是有点任性,爱在制度以外找出路。同学在正规的课堂专心听课,我会与隔壁的同学偷偷说话;到中学,同学埋头温习,视高考为大学的入场券,学习应试技巧备战,我则逃之夭夭,宁愿花时间看书和学外文,从体制外寻找学习的理由和意义。

然而,我这个不爱规则的人却在十年前开办了一所中学,而且成为了校监。而我这辈子所经历的最有意义的教育,不是少时在传统学校遇上启发我的老师、或读了我心仪的学科,而是我这个读语言和法律的人,竟然有机缘走进教育界,担起了一位“教育界人士”的角色,规划了一所培育创意青年的高中学校——“香港兆基创意书院”。

这段经历是“有意义的教育”,因为它让我学会谦卑,从不同的利益相关者的角度深入认识教育的本义,思考教育的哲理,理解教育的艰难。我还认识到,老师(而不是我的本行律师)才是春风化雨的伟大职业。老师的价值观以至一席话,可改变许多孩子的一生。老师没有所谓的“下班”,这是终生的职业。我知道学校的老师在午夜后仍与学生在网上聊天。我还见过退休校长两眼闪烁地说,有天在街上看见年轻警察走过来向他庄重敬礼,原来此人曾是他的学生。

教育是为了人的文明和发展,教育是人性化的互相学习过程,但当教育必须普及,教育便成为“政策”,而教育占用大比例的公共资源,教育也成为“制度”,而为了选拔较“优秀”的年轻人进入大学,教育则变成精英化的“考试主导”。日子久了,无论是政策、制度或考试,不免僵化和脱节,让学生你争我夺,苦不堪言。本来“学生为本”、“有教无类”是教育和为师的最基本考虑,但当今的政策和制度,却逼迫老师花大部分时间在学术上,没时间培育年轻人学术以外的能力,包括责任和做人态度。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