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我所经历的一段有意义的教育

教育,是温柔对待每一个想要成功的孩子

纪寻:我希望特殊儿童的家长不再唯唯诺诺地说“我的孩子给你们添麻烦了”,希望孩子们可以勇敢说出来:当我和这个世界不一样,那就让我不一样。

作者(右下)和新加坡的同学们

【编者按】FT中文网与壮志计划项目组联手推出专栏“我所经历的一段有意义的教育”,集结具备海内外多元背景的撰稿人,通过个人故事探讨教育的本质。教育不囿于校园,它浸入坊间、市井、田野、途中,和人际之间;教育重塑个体,创造自我探索的可能性,同时折射社会的精神风貌。

很多年以后,在每一个觉得快要扛不住的夜晚,我都会想起自己在学校里哭的场景。

我小时候住在南京浦口的工人大院里,这里聚居着南来北往上万桥梁工人和他们的家属,而我的家庭就是其中普通的一员。浦口和其他几个长江以北的区被统称为江北,长江以南的区自然就被称为江南。90年代的江北是南京最不发达的地方,工商业落后,教育资源匮乏,算是城乡结合部;江南则与之相反,南京的经济文化教育资源全聚集于此。交通的不便捷限制了人口流动,也限制了资源流动,那时候工人们的最大心愿就是可以让孩子们过江上学。

工人大院里的学校是职工福利,这里的老师大多数是职工家属,学生们也都是职工子女。然而即便如此,安排我这样一个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入学也是困难重重。学校的领导们看了我都眉头紧锁,他们说学校只招收健康的孩子,而我是“不健康”的。于是,爸爸妈妈只好一遍又一遍地去跟学校领导理论。因为这个社区里的人大多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熟人”,学校领导也不想因此把事情闹大,只好勉强接受我入学。这样,我开始了我的学生生涯。虽然,一瘸一拐的我走在路上经常被人嘲笑;虽然,在学校里我总被同学们称为“残废”甚至被欺负,但是我从来没有一刻想放弃过上学。

小升初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个学校的“摇号”并最终被抽中,这让我终于获得了一个走出江北、去江南念书的机会。然而,城乡结合部的六年教育让我似乎输在了“起跑线”上,对奥数一窍不通的我在分班考试中失利,被分到了只比差班好一点的平行班。如果我是一个品学兼优的残障学生可能会自带“励志偶像”的光环,受到学校的照顾;然而,现实是社会对失败者并不宽容。实验班都在楼下,平行班则在楼上,我的班级更是被分在了四楼,而且没有电梯。我请求学校给走路不方便的我安排一个楼层低一点的教室,却遭到了拒绝。他们的理由是二楼有两个实验班,我这个差生是没有资格进去的;另外一个平行班的班主任拒绝我进入他的班级,因为觉得我会给别人带来麻烦,拖班级后腿。于是,我就像一个皮球被抛来抛去——没有人希望我被分在他们的班级里。

我留在了原来的班级,爬了三年四楼。然而,对于一个女生来说,上学最困难的事情并不是爬楼梯,而是上厕所。学校里的厕所设在一楼而且没有马桶,我每次都得下四楼然后“站着”上厕所。厕所里的围观群众们经常对着我议论纷纷,指责我把厕所搞脏了,但是谁也没有想过学校应该为残障学生修一间无障碍的厕所,就像班主任们只会指责我为班级带来了麻烦,却没有想过可以把楼上楼下的班级换个位置。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