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朝鲜

解决朝核危机是全球的责任

韩国学者李成贤:一旦朝鲜进行第五次核试验,中韩美等国都必须意识到这是“我们”的问题,应主动会面、倾心沟通、多提建设性意见,共同面对挑战。

据韩国《东亚日报》对102名韩国安保专家的调查,54.9%的专家认为,朝鲜很可能会在5月初第七次党代会之前进行核试验或导弹实验,而持“不会”这一答案的专家只占14.7%。显然,大多数专家都认可朝鲜会进行第五次核试验。

按照我的理解,朝鲜已经做好再次核试验的准备,只等金正恩一声令下。我们甚至不用等到5月份,也许在“太阳节”来临之际就能重新体验来自朝鲜核试验的“震感”——4月15日,这个被朝鲜称作“太阳节”的日子,正是朝鲜建国者金日成的生日。

根据以往的经验,如果朝鲜进行第五次核试验,世界的目光将再次落在中国身上。每次朝鲜进行核试验,中国都备受世界关注。原因何在?有些人认为这是美国政府实施的“公共外交”的效果。的确,近几年,美国通过一些全球性媒体机构,如CNN、《纽约时报》等, 成功构建了“朝鲜问题是中国的责任”的舆论导向。难怪在听到朝鲜于今年1月进行第四次核试验时,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第一反应就是“朝鲜是中国要解决的问题”(North Korea is China's problem to fix)。

从分析者的角度看,“朝鲜问题是中国的责任”这一论调,的确含有某种美国“公共外交”成果的味道,但尚不足以称之为美国的“阴谋”,只能证明美国在“公共外交”方面做得非常好,在国际话语导向和议程设置方面做得非常好。

我想,中国政府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指责。但是,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是客观存在的。作为“六方会谈”的东道主,中国利用这种影响力,在世界外交舞台上,尤其是在联合国中,享有特殊地位。每次朝鲜核试验之后,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总会首先同中国驻联合国大使商议,两人商谈的照片往往成为世界主流媒体的头版。对“中美联合应对朝核问题”的说法,大家也习以为常。这有助于形成中美同属世界大国的认识,并带来“G2”概念的流行。

但是,事情是辩证的,在关于中国对朝鲜“特殊”作用的理解上也是如此。一方面,西方世界通常高估了中国对朝鲜的政治影响力;另一方面,虽然对朝鲜的政治影响力有限,中国对朝鲜的经济影响力却毋庸置疑,甚至可以说在世界上独一无二。

据韩国政府的最新统计数字,中国占朝鲜对外贸易中的84%,而70%的朝鲜外汇通过中国银行系统交易。(很遗憾,笔者无法使用中国或朝鲜方面的统计数据,因为两国或者不对外公布这方面信息,或公布的信息不全面。)这些数字充分表明了朝鲜经济对中国的绝对依赖性。中国不需要隐晦对朝鲜的经济举足轻重的影响,关键是中国是否应该使用这种“影响力”,以及如何发挥这种“影响力”。

截至目前,国际社会共同决议了对朝鲜第四次核试验的制裁方式,中国也加入了联合国对朝制裁之中,而且制裁力度空前。那么,倘若朝鲜不顾制裁,执意进行第五次核试验,国际社会将如何应对,尤其是中国将如何应对?

作为局外观察者,我本不应多言,这是中国政府自己要决定的事情,也是中国根据国家利益行使自主权的范围。不过,世界早已成为“地球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中国自己也多次对外承诺,中国崛起不威胁任何国家,宣称中国是负责任的大国。那么,面对地区的共同威胁朝鲜,负责任的大国必须全面地考虑。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