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一带一路

eSDR可取代美元地位?

梁海明:SDR要与美元分庭抗礼,有不少问题需解决,或许可尝试应用区块链技术,将SDR升级为数字版,此举理论上可为各国提供一个“智能信任”的互联网国际交易平台和交易环境。

中国人民银行近日公布国家外汇储时,首次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DR),来计算外汇储备价值。按照SDR计值,中国3月份的外汇储备为2.28万亿SDR,较上月环比减少378亿SDR,显示持续有资金从中国流走。而按美元计价,3月份的外汇储备为3.21万亿美元,比2月增加约103亿美元(1美元等于0.709814个SDR),外汇储备在连跌4个月之后首次回升。

人民银行此次选择同时公布以美元及SDR计价的外汇储备数据,冲淡了资金停止从中国撤退的好消息,这无疑会令外界猜测人民银行“自曝家丑”背后的意图。

相信人民银行此举有两大用意。一是有助消除国际社会对中国外汇储备缩水及人民币汇率大跌的误解。外界惯用美元来衡量外汇储备量和人民币汇率的变动,我近期前往一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调研,也常听到中国外汇储备减少和人民币贬值会否影响该战略实施的质疑。不过,中国外汇储备中美元的比重约为60%,而非全部,但美元汇率的浮动却扭曲中国外汇储备的增减幅度。

而人民币过去一年虽然对美元贬值,但对欧元、日元及其它主要贸易伙伴的货币则升值,人民币去年对一篮子货币仍小幅升值,仍属国际强势货币。因此,人民银行同时公布以SDR计价的外汇储备、以一篮子货币计价的人民币汇率走势,可以更客观反映外汇储备和人民币汇率的变化,以扭转国际有关中国外汇储备缩水及人民币汇率大跌的印象。

第二个用意,则是希望可弱化美元的主导地位,以降低美元对国际金融市场的冲击。2009年爆发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国际市场对美元价值及由美元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质疑声不绝,美国政府有关“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麻烦”这种以邻为壑的做法,也备受外界诟病。国际市场上有不少声音希望改变美元拥有“嚣张特权”(Exorbitant Privilege)这一国际货币秩序。

而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且人民币将在今年10月正式被纳入SDR,在权重排行版上排名第三(美元、欧元之后,日元、英镑之前),以SDR计价中国外汇储备,相信是希望通过抬高SDR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既可回报欧洲主导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人民币纳入SDR,长期而言,也可增加安全的国际储备资产的供应和选择范围,降低对美元这一国际主要储备货币的依赖性,以及减少美元汇率波动对国际市场所带来的冲击。

但在“天下大乱需要美元,天下太平也需要美元”的今天,仅仅通过公布以美元及SDR计价的外汇储备数据,离弱化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主导地位还有很大距离。尤其是,世界上多数国家都和美国实施相同的政治体制,即使美元遭受大量批评和质疑,但多数“同路人”最终仍相信这是美国一种“理性的疏忽” (rational carelessness),即使爆发危机,世界上多数国家认为美国政府必会解决难题,这种居于相同政治体制的信赖,将支撑、延续美元作为世界主导货币地位很长一段时间。

何况,除了美元之外,人民币尚未完全国际化,欧元、英镑及日元又因所在区域、国家经济增长乏力而羸弱不堪,世界各国的国际储备资产可选范围不大,目前可供选择的则是作为稳定的货币定值单位、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背书、人民币即将加入的SDR。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