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红酒“新世界”的中国课题

作为全球最大的红酒市场,中国足以吸引所有红酒企业的关注。智利等“新世界”的红酒商家发现,中国政府成了“意外的盟友”。官方持续不懈的反腐行动,促使中国红酒市场重新洗牌,消费者不再对高端的法国品牌情有独钟,红酒的中国品牌战略,也发生了极大转变。

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闪闪发光的商务区内,克里斯蒂安•洛佩兹(Cristián López)坐在自己办公室里,身后架子上摆着一瓶瓶的长城(Great Wall)、张裕(Changyu)和龙徽(Dragon Seal)葡萄酒,就像哨兵一样。洛佩兹是智利干露酒庄(Viña Concha y Toro)的亚洲市场销售主管。这些红酒每天都在提醒他,在世界另一端的中国城市里,风尚正在发生飞快的变化。“智利和中国的英文拼写都以Ch开头,但两国的距离远得不能再远了,”他说。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红酒市场,这应足以让所有红酒企业关注中国。就在红酒行业寻求从中国政府打击腐败和送豪礼的行动中复苏之际,消费者正在从昂贵的法国品牌转向智利等“新世界”的红酒。如今,智利是世界第五大红酒生产国,是中国的第二大红酒供应国。

对智利而言,这并不仅仅是个销售机会:希望在于,红酒贸易可能会使该国摆脱对铜和农产品等大宗商品出口的依赖。

红酒越来越受到中国富人的青睐。在上海或北京,专业人士们会在葡萄酒吧见面。有钱的夫妇把红酒作为礼物送给对方。到了节假日,城市家庭在聚餐中喝红酒,而不是上年纪的人喜欢的酒精度高、口味浓烈的白酒。

10年前,喜欢红酒的高品味、但不喜欢其味道的中国人,把雪碧(Sprite)兑入红酒中喝,那样更容易入口。超市为了促销红酒,会用保鲜膜把两瓶红酒跟一罐可口可乐(Coca-Cola)捆绑在一起出售。一位中国乳品公司高管曾自豪地把酸奶倒入法国红酒中,以证明自家酸奶有广泛的用途。

那一切都成了过去。如今,电子商务是中国市场上增长最快的红酒销售渠道,红酒俱乐部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2013年,洛佩兹来到了上海,打算驻留半年。结果,他在这个他口中“像快放电影一样疯狂的国度”住了两年。

在世界各地,来自智利、南非、澳大利亚和美国的红酒已侵蚀了法国红酒的市场份额。伦敦和纽约的食客发现,根据葡萄种类而不是自己对法国地理的了解来选择红酒,是一种解脱。

直到不久前,中国在这方面还是个例外。由于不知道选哪种红酒,中国的新富人群干脆购买最贵的法国品牌。“人们正变得更加精明,开始考虑红酒产自哪个国家,而不再单单选法国品牌,”上海中国市场研究集团(China Market Research)的分析师詹姆斯•罗伊(James Roy)说。

洛佩兹从中看到了智利的机会。他想让每月至少买1瓶红酒的3600万中国人相信,优质红酒未必价格昂贵。

中共成了他意想不到的一个盟友。中共坚持不懈的反腐行动已进入了第三年。红酒、尤其是法国红酒的销售受到了冲击。过去,在行贿的推动下,政府进口部门和国有企业购买了大量红酒。

红酒行业顾问盖伊•胡珀(Guy Hoope)回忆了中国地方上的奢华红酒宴会。“每个人都光彩夺目,我们像名人一样出场。有模特在走猫步,有签名红酒作为礼品,一个企业家当场买了60箱或80箱红酒。”

有些营销人士曾认为,这样一次销售表明,自己已经掌握了中国市场。他们如今不得不重新思考了。许多人没有调查基本事实,比如他们的中国代理商是否拥有冷藏库或者真正的分销网络。“红酒变质会毁了品牌,”胡珀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