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英语

英语说得地道有什么优势?

斯卡平克:用英语能力衡量智慧和学识是很危险的

我上次就英语的普遍使用撰写专栏后,一位读者说,那些母语不是英语的人往往会在工作中遇到困难。

“母语非英语人士在情绪高涨的场合处于最大劣势,”这位读者写道,“在激烈的辩论中,那些能够使用挖苦、讽刺或其他需要语言功底的武器的人有着不公平的优势,我见到过很多次有人利用这种不公平优势。它能够决定企业职场的道路。就像我的历程。”

这番言论让我想起两位曾就母语为英语人士的优势提出类似观点的领袖。

第一个是南非推行种族隔离政策时期的学生领袖史蒂夫•比科(Steve Biko),他从白人左翼学生中脱离出来,因为他认为黑人需要依靠自己。

比科是在1977年被警方拘留时去世的,他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但英语不是他的母语。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周围人都说英语的环境里的劣势。他曾说到与口齿伶俐、聪明、母语为英语的人士交谈的沮丧。

他表示:“你可能很聪明,但表达能力没那么好。”

在这些谈话中,母语非英语的人士可能会从智慧上感到不自信。他表示:“你往往会认为,(说英语)的那个人在思想上要比你更高一等。”

第二位领袖是瑞典-瑞士公司ABB的创始首席执行官珀西•巴内维克(Percy Barnevik),他谈到了“把英语能力误当成智慧或知识”的危险。该公司采用英语作为公司语言。

但这是否意味着,就像上述英国《金融时报》读者所声称的那样,说英语的人会利用自己的语言功底蓄意主导讨论,在必要时插入几句讽刺的话?

我问了两位过去曾给我发送电邮的英国《金融时报》读者的想法,他们的母语不是英语,但会说英语。

“实际上,我倾向于相反的看法,”一位在伦敦金融服务业工作的法国人康坦•图尔蒙德(Quentin Toulemonde)表示,“在辩论中,我可以假装没听懂,迫使和我讲话的人解释给我听,这样可以扰乱他的思路。”

“另外,外国人的词汇量较为有限,这使得他们可以使用语气更强烈且近乎得罪人的词汇,而且得到原谅。”

在英国、意大利和法国工作过的西班牙读者伊万•特赫达(Ivan Tejeda)表示,他曾付出艰苦的努力去学习当地文化,借此提高他在工作时与同事交谈的能力。在英国,这包括观看喜剧电视节目,例如《弗尔蒂旅馆》(Fawlty Towers)和《办公室》(The Office)。

他在非英语环境里也不得不付出努力。当他在意大利工作时,他会追踪该国的足球新闻,因为这个话题经常出现在办公室聊天中。

他认为,母语为英语的人士并没有蓄意主导工作讨论。“我认为,您的读者描写的情况在更大程度上与同理心过程有关,而不是说英语的人故意使用讽刺字眼。”

这两位读者的英语都很有功底,因此,他们或许不能代表多数在跨国公司工作、工作中必须使用英语的人。

我确实看到过说英语的人士在度假时叽里呱啦地用英语迫使服务员、公交车司机或者酒店前台为他们额外服务。

我没有看到过这种方法奏效。我从未在商业环境中看到过这种欺负人的行为。我看到的是,说英语的人没有被对方听懂,因为他们说的太快、语法混乱或者过于口语化。

在所有沟通以及公开演讲技巧中,与母语非英语的说英语者交谈是最不受重视的技巧之一。

多数说英语的人并不天生具备这种技能,但与所有技能一样,它是可以学会的。用不同的方法复述要点会有所帮助。还有就是不要用复杂的比喻,以及观察对方的脸,看看对方是否明白了你的话。

如今很少有母语为英语的人士会说外语,因此他们几乎不知道说外语有多么困难。

不知道别人听没听明白会降低你的影响力,还可能会让一些人认为你刻薄无情。

译者/梁艳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