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国政治

美国精英统治踏上末路

FT专栏作家卢斯:美国的精英太过醉心于自恋,他们分裂成两个集团——一个自称民主党,另一个自称共和党。他们是同一块劣质硬币的两面,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

一个词里包含什么?如果这个词充斥着和“精英统治”一样多的道德热情,答案是包含很多。一名精英会将自己的成功归因于努力和天分。他的成功和运气毫无关系——或者他是这样告诉自己的。他与其他所有人分享他的观点,包括那些太迟钝或者太懒惰以至于无法效仿他的人。只是当其他人提出异议时,问题就出现了。

现在,把这种情况放大到一个拥有3.2亿人口的国家——一个以实行精英统治而自豪的国家。想象一下,根据问题的表达方式不同,有一半到三分之二的人表示异议。他们现在相信,体系的分化是自我持续的。他们过去并不这么想。

再想象一下,精英们太过醉心于自己得到的合理回报,因而并没有看到这一点。他们分裂成两个集团——一个自称民主党,另一个自称共和党,这个事实只是细枝末节。他们是同一块劣质硬币的两面。迟早会出事。

夸张吗?英国《金融时报》的读者可能倾向于这么认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完成了对其中一个集团——共和党——的“敌意收购”,这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惊,我怀疑也包括这位地产亿万富翁本人在内。事情的其他部分就不应令人惊讶了。

自上世纪60年代末以来,两党以不同的方式对中产阶层的经济利益视而不见。在1968年在芝加哥举办的灾难性民主党代表大会后,1972年,麦戈文-弗雷泽委员会(McGovern-Fraser Commission)修改了民主党选择被提名人的规则。这次彻底改革改变了该党的方针。该规则规定必须为女性、少数族裔和年轻人提供一些席位——却完全忽略了工薪阶层的男性。“我们不会让这些高高在上的哈佛(Harvard)-伯克利(Berkeley)人掌控我们的党,”美国最大的工会联合会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的负责人说。而这恰恰发生了。通过把针对非白人的平权行动奉为圭臬,民主党加强了从基于阶层的党派到种族联盟的转变。大学是成为精英的终极手段,申请大学时的优势不是基于你的经济状况,而是基于你的肤色。

毫不奇怪,大批美国白人中产阶层转向了共和党。40年后的今天,很多民主党人,尤其是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支持者们,都感到了一种“买家的懊悔”。在当选总统前,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表示,基于收入而非肤色来实施平权行动更为公平。“我的女儿们或许应该被任何招生人员视为相当有优势的人,”他说。

上周,据悉马莉娅•奥巴马(Malia Obama)被哈佛——她父亲的母校录取。那些父母曾就读哈佛的申请者中,有三分之一的人也被哈佛录取。没人说马莉娅•奥巴马不够格被录取。然而,有很多低收入的黑人孩子和白人孩子不享有她或者切尔西•克林顿(Chelsea Clinton)(就读于斯坦福大学(Stanford)和牛津大学(Oxford))与生俱来的优势。

美国劳动力市场仍然非常举人唯贤。但劳动者在进入劳动力市场之前的25年中的经历绝非如此。因此,就出现了“世袭精英制”这个术语。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理查德•里夫斯(Richard Reeves)把他们称为“囤梦者”。

从天资来判断,处于美国收入水平前五分之二的人中近半都是因为家族背景才有幸拥有这样的收入。想想那些无薪实习劳动的价值。如果在生活中拥有同样的机会,处于收入水平最底端五分之一的人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本该进入最高收入阶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