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商学院

与FT共进晚餐:Temba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张力奋:格罗顿,一所曾经白得不能再白的美国精英私校,聘了百年校史上首任黑人校长。他是Temba,出生于南非,年轻时为反抗种族主义统治流亡海外。他的教育哲学:包容。

我提早到了。二楼。包房。在北京,要想准时赴约,唯有早到。长虹桥下,大董烤鸭店。我约Temba和他太太晚餐。

对匆匆来去、在中国首都只逗留一、两晚的老外来说,吃烤鸭常常是他们的首选。按FT的规矩,我请客人选了餐厅。Temba订了烤鸭。

Temba现任美国精英色彩最浓的百年老校Groton School(格罗顿学校)的校长。它在美国很出名,但中国人对这所名校所知甚少。它是弗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和一长串政商领袖的母校。这所历史上白得不能再白的贵族学校,三年前聘了Temba这位黑人校长。

打开微信,我重读了一遍Temba Maqubela的履历:黑人。1958年,出生在南非。高中时,因抗议种族歧视,遭白人政府逮捕。先流亡博茨瓦纳,后留学尼日利亚。移民美国后,他在纽约的公立学校教书,后被马萨诸塞州历史悠久的寄宿中学Philips Academy (Andover)聘为化学老师。

七点刚过,Temba和他的太太驾到。就头发数量而言,我和校长是同类。不过,严格地讲,他的头发比我更少,几乎没有,但更加光亮。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戴黑边眼镜,休闲款黑色西装,绛红色细格子衬衣。与其说是一位中学校长,他更像一位富有亲和力的IT经理。这是第一印象;校长的太太叫Vuyelwa,一直微笑着。头发略卷,往后梳,她身着一件黑白相间的大翻领衫。与丈夫一样,她也在南非出生,也是教师,现在随丈夫在格罗顿学校教英文。

校长一早从首尔飞来北京,与他的中国学生开家长会。过一夜,再飞香港。按“与FT共进午餐”(这次碰巧是晩餐)的规矩,通常一对一,由FT埋单。校长怕太太孤单,我破例请了他们俩。

Temba告诉我,他常来中国。中国人盛情好客。出国旅行时,没有其他国家比中国更让他焕发活力了。听得出,他对中国有好感。

我提醒二位,先把菜点了。

服务员问,雏鸭,还是普通鸭?

我没有养鸭的专业知识。普通鸭,听上去太普通。那就雏鸭吧!第一道菜定了。

一旁,校长太太关照说:“Temba不吃牛肉,不吃羊肉,也不吃生菜。煮熟的生菜,可以吃一点!”她补充道,她不能吃果仁。不过,真的咬到一口,也无关性命。

菜单上,有两种鱼:东星斑和苏眉,身价都很高。FT虽没有八项规定,但本着量入为出的预算原则,我没敢选最贵的。点了一条东星斑,差不多1000人民币大洋一斤(合150美元!)。我为鱼缸里的苏眉鱼们感到一丝庆幸。今晚又逃过一劫。

点了芥末明虾球,大家都点头。推荐我最爱的豆腐时,校长夫妇都说了NO。可能他们知道我不擅长点菜,做决定时都爱憎分明,不让我立场摇摆。

女服务员伸进半个头来,在门口喊,鱼要不要看一下啊?

要看!要看!想起鱼的价位,我不愿放弃任何权利。那条被选中的东星斑,在网兜里坚挺有力地翻腾了几下。走了。

我问校长,你刚见完中国家长。中国的父母和其他国家的家长有何不同?

校长笑着说,十年前,中国家长只想把孩子送到最好的学校: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现在,他们成熟多了。

他转向太太:“你还记得我们碰到过的棘手事吗?一位中国家长跑到美国,到学校找我。她说,对她的孩子来说,进耶鲁还不够好。如果进不了哈佛,孩子就完了,就失败了。 我告诉这位家长,最重要的不在我们大人怎么想。这是孩子们自己的选择,他们是否快乐,更重要。这个家长回答说:我的孩子是快乐了,但我不快乐!”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